第340章 地宫缺口,山神?_白骨大圣
长佩文学 > 白骨大圣 > 第340章 地宫缺口,山神?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40章 地宫缺口,山神?

  第340章地宫缺口,山神?

  这峡谷很深。

  再加之雨泽世界本就乌云压顶。

  三人各自腰缠藤蔓下滑没几丈,四周就已经黑得几乎看不清环境。

  但更让三人惊讶的是,他们下滑这么长距离,都还没脚踏实地,这地宫到底离地面有多远?

  恐怕不止十丈深吧?

  难怪天师府的人这几天一直没动静,原来一直在做下地宫前准备啊,老道士说道。

  这深谷深不可测,老道士即便已经压低声音说话,可依旧在这空旷峡谷里形成回音。

  晋安明白,老道士这是恐高症发作了,故意找话题分散自己注意力呢。

  所以他一路上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跟老道士说着话,其实他的主要注意力还是放在手里藤蔓和脚下漆黑峡谷,一是看看手里藤蔓结不结实,二是留意脚下会不会突然冒出张死人脸,比如那个铁青死人脸的魁星踢斗。

  说起来,自从前天晚上碰到那两个从龙王墓里上岸的死人后,这两天太过平静,晋安暗忖那两个死人该不会已经事先跑进这深谷下的地宫里吧?或者是一直蛰伏暗处,见他们所有人都已下深谷,现在也在悄悄下来?

  他想到这,下意识抬头望天,此时的他一身珠光宝气,虽然不至于在这黑咕隆咚的山崖下两眼抓瞎,但神性宝物在深谷里的照明也是着实有限。

  而老道士那口匾额现在就被晋安背着。

  毕竟他们这是要下谷,老道士力气小,带着行动不方便。

  在又下滑了几丈,晋安估摸着他们现在已经下滑了十丈,手上满满都是藤蔓上抓出来的苦涩草汁味,忽然,他眉头一皱,人在半空中微顿了下,然后继续若无其事的顺着藤蔓往下滑。

  “小,小兄弟,你别说老道我总疑神疑鬼,自从下谷后,老道我咋感觉后背麻麻的,老感觉背后有眼睛盯着老道看?看得老道我有些后背发寒,手脚僵冷。”老道士说话都有些打哆嗦了,那是真冻着了。

  晋安转头看向削剑:“削剑你也有相同感觉吗?”

  削剑、老道士、晋安。

  这是他们三人的一字排开顺序。

  师徒俩把普通人的老道士保护在中间,以便随时应对突发状况。

  “嗯。”削剑还是那副活人死相的面无表情木讷,晋安不主动关心问他,他能一直沉默寡言下去。

  晋安皱眉:“其实,在下峡谷没多久,我也有这种异样感觉,数次感觉背后有人眼盯着我看,下峡谷越深,感觉眼睛离我后背就越近。或许是因为老道你感知弱一些,直到现在才有这种感觉,而当你察觉到异样时,已经寒气深入骨髓,阴气大涨,阳火退缩一角。”

  说完,他朝削剑喊道:“削剑,你把酒葫芦暂时借老道,让老道喝一口酒暖暖身子,这峡谷下温差大,老道恐怕挨不了多久。”

  “看来这就是飞鸟绝迹,天师府木鸢坠落深谷的原因,因为这峡谷底下温差大,再加上地形复杂,环境昏暗,很容易就身体冻僵或撞到崖壁。”

  晋安并没有提之前交换情报时,有人说曾在峡谷深处看到鬼眼的事。毕竟他们现在还悬空在半空中,四周乌漆嘛黑一片,看着有点瘆人,老道士又有恐高,他不想在这个时候徒增太多负面氛围。

  既然之前那批人能安然无恙下峡谷,说明这里并没有什么危险。要真有什么不干净东西在暗地里害人,凭借玉京金阙、镇国寺、天师府的本事,也不可能做到一直平静,没有听到大动静。

  接下来,削剑抓着藤蔓,脚踩着凹凸不平的岩石用力一蹬,身手敏捷的荡到老道士身边,在将酒葫芦塞进老道士手里后又重新荡回原地。

  “老道,你身子骨弱,等受不了寒气的时候闷一口暖暖身子,酒葫芦你先带身上,等下再还削剑也不迟。”晋安让老道士别跟削剑客气,反正这酒葫芦里存着好几天的酒液,老道士一口一口慢慢闷也能挨很长时间了。

  想不到这离地宫位置还挺远的,三人大概下滑了二十丈左右才终于脚踏实地。

  哗——

  这是脚掌踩在瓦片上的走动声音,他们是站在一座地宫的屋顶上的,地宫屋顶坍塌出数个大窟窿。

  就他眼前所见的屋顶坍塌窟窿,就有好几个。

  而在看不见的黑暗里,窟窿只会更加多。

  晋安拿起脚边一块石子朝远处一扔,传出石子砸中瓦片的声音,可见这地宫的修建规模很庞大。

  他发现几个窟窿边都有凌乱鞋印,并且都垂下一条结实藤蔓,地宫下黑咕隆咚一片,看不到底下环境。

  这时,老道士递来一根火把。

  晋安乐了,给老道士一个大拇指。

  果然野外经验还得靠老道士,老道士这次下地宫的准备,倒是挺充分的啊。

  终于脚踏实地,面色已经好了许多的老道士,面对大拇指,再次露出得意表情。能得瑟,就说明老道士差不多已缓过劲来。

  接下来,晋安随便选了个就近的窟窿,把火把扔下去,火把没熄灭,火光也没有变小,说明地宫里的空气新鲜,可以下入。

  见没有危险,晋安率先下入地宫,接着一一接住下来的老道士和削剑。

  头顶瓦片坍塌下来的碎片,在地宫里积了厚厚一层灰尘,显然这些地宫缺口很早就有,并不是天师府那伙人炸出来的。

  说起来,地宫主体建筑其实一直都是深埋在地下的,只不过地面开裂,才露出了冰山一角的殿顶。

  当然了,这地宫里环境很干燥,所以才能落下这么厚灰尘。

  而当晋安重新拾起火把,照向身后时,看到身后立着一堵厚厚石墙,墙高有五六丈左右,是镶嵌在崖壁里的。

  更确切的说,如果没有被鬼斧神工劈开的巨大鸿沟的话,应该是整个都修建在地下深处的。

  “这里有墙,有瓦顶,这里莫非就是明楼?”

  明楼是进入地宫的门户。

  在民间,通常会有守陵的万斤门闸,守陵的火墙土,就是不知道这洞天福地里的地宫会不会也这么设计?

  绕石墙走一圈回来的削剑,这时候返回原地:“师父,这地宫深埋在地下,如果是明楼,应该有门才对,我并没有看到门。”

  晋安闻言一怔,他和老道士仔细一看,还真是没有门。

  “如果没门,那岂不是说我们现在并不在地宫最外围,而是直接深入地宫的某一处偏殿里?”

  晋安说着,开始慢慢探索这偏殿到底有多大。

  之前那批人比他们早下地宫的好处就是,这偏殿里即便真有什么危险,也早已经被清除,所以三人在这座偏殿可以安全走动。

  反正他们已经落后很多,也不急于这一时,三人都打算在这地宫里稳扎稳打,步步为营。

  正所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这里具体什么来头,地宫又不能活过来亲自告诉他们,所以就要通过寻找细节来探索真相了。

  “削剑,给。”

  老道士将手里的酒葫芦抛回给削剑,他说来到这地宫后,后背发寒的感觉就消失了,他现在喝了酒后身子贼暖和,暂时用不到这酒葫芦了。

  削剑接过酒葫芦。

  这偏殿一点都不小,晋安越探索越吃惊,这里放下一座庙宇都绰绰有余了。

  “咦?”

  不远处的老道士,忽然发出一声惊咦。

  正在探索别的地方的晋安和削剑,都手举火把的冲过去问怎么了?

  他们没有鸡鸭鹅等活禽来试探地宫里的空气程度,所以暂时用火把来测试地宫里的空气流通情况。

  当两人冲到同样手举火把的老道士身边,意外看到偏殿地上放置着一只巨大龟甲。

  那龟甲比门板还大。

  晋安愣了下,心说这最少也是个千年王八吧?

  这殿里落满厚厚一层尘土,唯一还干净的就是这块千年龟甲了,他留意到龟甲上刻有古字。

  古字似甲骨文但又似更复杂更古老的文字?

  三人研究半天也没研究出这千年龟甲上到底刻写的是什么。

  倒是“山”这个字挺形象的。

  也是他们唯一能看懂的古字了。

  “山神?”

  自从了解到断天绝地四象局、阳间枷锁、大争之世、洞天福地、山神几者之间的关系后,晋安现在是看啥都觉得像山神。

  老道士看着地上的巨大龟甲啧啧称奇:“小兄弟你说这千年老王八留下的龟甲,就是山神遗骸?”

  晋安摇摇头,又觉得哪里不对,说他刚才只是随口瞎猜的,又说这山神遗骸要这么容易被他们找到,也就不会神秘了上千年,不被任何古籍或历史记载,至今还是个谜了。

  “虽然现在看不懂,等拿到外头后,总有人能看得懂。老道,你那不是有笔墨吗,你把这些文字都先临摹下来,等出去后我们再找找谁能看得懂。”

  既然能出现在洞天福地的地宫里,这千年龟甲肯定留有重要信息,晋安留下老道士埋头苦抄龟甲古字,他和削剑继续探索起这座偏殿。

  只是接下来,就再没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了,等老道士抄好龟甲古字后,三人手举火把的继续在地宫里前进。

  在刚才,他和削剑已经找都偏殿的出口位置。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djh8.com。长佩文学手机版:https://m.cdjh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