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 削剑:“师娘变更强了!”(道友们_白骨大圣
长佩文学 > 白骨大圣 > 第339章 削剑:“师娘变更强了!”(道友们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39章 削剑:“师娘变更强了!”(道友们

  第339章削剑:“师娘变更强了!”(道友们情人节快乐鸭)

  一夜平静。

  这夜什么都没发生。

  似是在这块受到五色神土庇护的地方,是祥和净土,没有不干净的东西存在。

  翌日清晨。

  住在山脚下的大伙,是被浓浓鱼汤香气从专心打坐中勾醒的。

  “好香啊。”

  “哪来的熬鱼汤味?”

  大家惊诧醒来,相互打听。

  “这鱼头汤香味,让我想到了儿时老娘的味道。”有人追忆道。

  当大家走出各自的茅草屋,在一座脚楼前的空地上,有人围起一块火塘,有人在熬香浓鱼头汤。

  鱼头汤?

  见了鬼的鱼头汤!

  这洞天福地秘境里大家连口锅都没有,又哪来的熬鱼头汤!

  于是定睛一看,好家伙,大家嘴角肌肉抽抽,那口架在篝火上的锅,哪是什么铁锅,有神性光芒溢散,那分明就是一顶兜鍪!

  居然拿神性宝物头盔熬鱼汤,大伙都是惊得木目瞪口呆,这群胆大妄为的家伙,难道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在这洞天福地秘境里,武器数量最稀少,护具第二难得到,尤其还是能护住人最致命脑袋的头盔,那就更是数量稀少了,在场数量绝不超过一只巴掌数,现在却被人拿来当锅使。

  过分。

  他们倒想看看是谁这么骄奢淫靡。

  呃,目光一怔,原来是昨天那三个来秘境里踏青的怪人组合,那就一点都不稀奇了。

  也只有一身豪绅气息的这三人,才能干得出来这么丧尽天良的事。

  大家自从进入洞天福地后,连吃半个月果子,一滴油水都没碰过,现在一大清早就闻到鱼头汤鲜味,本就肚子里的馋虫被勾起来,饥饿难耐,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更加摧残人意志了。

  他们看到,对面三人居然拿出一个酒葫芦,往鱼头汤里倒入酒液,酒能去腥增鲜,让鱼汤更加鲜美,顿时,本就香气四溢的鱼头汤,闻起来更鲜香浓郁了。

  鱼肉的鲜香。

  酒液的独特清香。

  那只酒葫芦有神性光芒溢散,也绝对不是凡品。

  这三人怎么有这么多稀奇古怪的神性宝物!

  你们果然是来踏青!不是来跟我们争夺仙缘的!

  又是烤肉,又是鱼头汤的,这就过分了啊。

  咕噜噜——

  “咦,雨泽世界里也有打雷吗?”手里拿着木碗、木汤勺,负责熬汤,正打算尝一口鱼汤火候好没好的老道士,惊讶抬头。

  结果看到有不少双饥渴目光,正直勾勾看着他手中木碗里的鲜美鱼汤。

  老道士立马用身体死死挡住背后那些目光,就像是被多看一眼,木碗里的鱼汤就会少一口了似的。

  虽然这里的鱼挺大的。

  但你们也别想道德绑架分吃的。

  这个时候,徐安平也被鱼汤的鲜美浓香吸引,他看到晋安拿神性宝物当锅用,拿来熬鱼汤喝时,目光一怔,又双叒震惊了。

  然后又厚脸皮的过来蹭吃。

  “今天这鱼也是自尽撞死在你们面前的?”徐安平拿起木汤勺和木碗,给自己盛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鱼汤,一碗温热鱼汤下肚,全身毛孔都像是舒坦张开,蕴含着浓郁的生机,一夜的疲劳一扫而空,精神抖擞。

  人生再没有什么比这更惬意的了。

  一觉醒来。

  就能喝到一口热汤或热粥。

  暖胃。

  舒坦。

  鱼只是普通的鱼。

  这鱼汤里的精华是来自酒葫芦里的灵酒。

  听着徐安平的话,老道士一乐:“徐道友你早上没跟我们一起出去寻找食物啊,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这鱼还真是自己撞死在老道我面前的。”

  噗!

  正喝着鱼汤的徐安平,一口浓汤差点喷坐他对面的老道士一脸。

  徐安平又双叒叕震惊了!

  “鱼怎么可能自己把自己撞死,它还能跳出水面一头撞死在树上?”

  他刚才只是随口一说的。

  你怎么还当真了。

  他只听过守株待兔,从没听过守株待鱼啊。

  这回晋安也是乐了:“我们是想乘着树林野兽早起去水源地喝水前,去打些水来洗漱的,结果我们刚到水源地,有条五斤大的鲤鱼跃出水面,摔死在老道士脚下。”

  “徐道友你没听过鲤鱼跃龙门的典故吗?”

  晋安、老道士、削剑都是理所当然的看着一脸震惊表情的徐安平,仿佛在可怜徐安平文化水平不咋地。

  手里捧着鱼汤木碗的徐安平,这次无法淡定了,什么谪仙气质见鬼去吧,你们不要欺我从小没听过鲤鱼跃龙门的故事!离谱!

  此时,周围那些人实在饿得受不了了,关键是,这鱼汤熬得实在是太鲜美了,浓香四溢,终于,有一人捂着饿得抽搐的肚子,厚着脸皮走过来。

  “那个……”

  还不等这人开口,晋安就一脸护食的盯着那人:“没有,不送,吃完了。”

  呃。

  那人气闷:“我……”

  “你想当道德绑架,让我见你可怜然后白送你食物吃?好心安理得当白嫖怪?我铁石心肠,杀人不眨眼,你还是死了白嫖的心思吧,我不吃那一套。”晋安断然拒绝。

  不管什么人,都被晋安这两句话弄得没了脾气,那人捂着饥饿抽搐的肚子,愁眉苦脸说道:“几位高人误会了,我并不是来讨要吃的,我是想打听下,几位高人是怎么在树林里狩猎到吃的?”

  虽然他刚才的确是想厚着脸皮来讨碗鱼汤,滋润滋润半月没有油腥的肠道了……

  晋安见这人态度还算诚恳,他心中一动,突然想到一个发家致富的好方法:“你身上有冥器或邪道法器吗?”

  对方:“?”

  “我乃正道人士,拳拳之心日月可鉴,一生都在锄强扶弱,除暴安良,匡扶人间正义,我怎么会去修炼这些伤天害理的邪术。我秉性纯良,你这是在羞辱我,这嗟来之食不要也罢,哼!”

  对方一甩袖袍,一脸气愤欲离去。

  “如果没有冥器也没关系,咱们等价交换,前辈你来得比我们早,不如你用一条有关于神山的情报或是那条深渊大裂缝的情报,来跟我情报互换。”呃,晋安改口换了个条件。

  他倒不一定非要冥器换阴德,在这个危机四伏的洞天福地里,情报也是安身立命根本。

  “当真?”

  “当真。”

  那人想了想,摩挲下巴的思考说道:“我修行尚浅,神山没实力踏足,倒是那条深谷,古怪得很,深不见底,飞鸟绝迹,不能横渡飞翔……”

  当说到这时,他有些顾忌的偷偷看了眼也已经陆陆续续走出脚楼的天师府几人,然后压低声音说道:“天师府有一头木鸢,就折在了深谷上空,木鸢一飞到深谷上方就像是突然失重了一样坠落向谷底,那谷底深不可测,坠落许久都没听到任何动静。”

  “所以天师府的人才会改变目标,这几天小凌王主要都在探索神山。”

  这消息倒的确有些令人意外。

  晋安说得出做得到,随后,他把如何在树林里狩猎或猎鱼的方法,并无隐瞒的如实告知

  唔。

  人活着越多。

  才能把水搅得越浑浊。

  他们才能有机会浑水摸鱼。

  晋安:“虽然不能主动狩猎活物,但你可以在河流浅滩处守株待鱼,说不定就有游鱼搁浅,渴死在浅滩上。或者可以在林子里找找有没有意外摔死或淹死的野兽,大户人家天天能吃到意外淹死的牛的故事你总该有听过吧?”

  “就这么简单?”

  “对,就这么简单。”

  “我是来求如何狩猎之法,你却让我吃尸体,这成何体统。”那人满脸忿忿表情,大有谈判破裂,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

  正喝着鱼汤暖胃的晋安,听后呵呵一笑:“这话说得好像平日里吃的鸡鸭鱼猪羊不是尸体似的,不用八角孜然爆炒清蒸油炸动物尸体,难道还学野人茹毛饮血?大爷你活了大半辈子,咋还没活明白。”

  呃!

  对方语塞。

  虽然觉得很有道理,可又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但又一时想不出反驳的话来。

  晋安看对方还在纠结吃到底吃不吃动物尸体这事,他挥挥手说:“老大爷,你有这功夫杵在这纠结,我要是你,这个时候就已经冲进林子里,先人一步去捡尸,免得被人捷足先登。”

  对方这次倒也果断,朝晋安抱抱拳后,干净利索的转身离去。

  俗话说得好,有一就有二。

  其他人见晋安与那位老爷子对话几句,对方就迫不及待跑进林子里,这时候傻子也看出来不对了,一个个都深怕落后人一步的争先恐后围过来,求着晋安授人以渔。

  晋安一视同仁,都一一授人以渔。

  不过,他有心度化人道冥器、邪道法器,却一件都没碰到,这些人都是选择的互换情报。

  筛选掉重合的情报,再筛选掉一些不靠谱的情报,最后,关于深谷的情报,归纳出重要三点。

  深渊裂谷上方禁止横渡飞翔,任何飞鸟绝迹。

  有目力好的奇人异士,曾在深渊裂谷深处看到过一只巨眼,疑似鬼眼?

  最后一条才是最重要情报,天师府的人疑似找到了下深谷的方法。

  因为有人看到天师府的几位风水师,这几天里一直往深谷里扔石子,好像是在堪舆定位。

  就在前天,天师府终于有了重大发现。

  有位风水师丢入深谷的一颗石子,没下落多远,就听到了砸中瓦片的回声。

  所以那位交流情报的人就猜想,这大裂谷的崖壁上有一座悬空建筑,说不定那是地宫的入口,在福地下有座仙人坐化的地宫呢。

  晋安这边的热闹,来得快,去得也快。

  那些跟晋安互换到情报的人,都迫不及待进林子捡尸去了,晋安身边顿时空出一圈。

  “小兄弟,这些人可真有意思,老道我看好几人面相不是个好人,却口口声声称自己为人正道。”见那些人走远,老道士这才低声嘀咕了一句。

  晋安冷笑一声:“这次能进洞天福地秘境的,都有各自私利,都巴不得找个由头斩除异己,让竞争者越少越好,好独吞仙缘。如果真有人拿出冥器,肯定会成为众矢之敌,他们才不会傻到把自己陷入险地。”

  而就在几人一边喝着暖胃的鲜美鱼汤,一边气氛轻松的说话之际,有天师府的人跑过来邀请徐安平,说由天师府牵头,想联合天师府、玉京金阙、镇国寺京城三家势力,共同商议下谷探索地宫真相。

  至始至终,心高气傲,盛气凌人的小凌王,都没正眼看过一眼晋安、老道士、削剑三人。

  就连其他人也入不了他眼。

  估计这世上只有另二家的玉京金阙、镇国寺才配与他同台。

  这是一出生就身份高高在上,从小身边都是阿谀奉承的人,所以高傲自负,自命不凡,睥睨天下群雄。在他眼里,世间就如泥潭,除少数一部分人外,其他者皆是一生都在泥潭里打滚的泥巴虫,泥腿子,他不屑一顾。

  ……

  当喝完鱼汤,捞完鱼肉,吃饱喝足,脾胃暖烘烘,晋安也准备起身干正事了。

  虽然小凌王说神山里什么都没有,以他们这些人的修为,暂时寸步难行,但他还是打算亲自验证才放心。

  此时山脚下的人,并没有多少,稍显得冷冷清清,因为绝大部分人都因为晋安一句话,跑林子里捡尸去了。

  所以晋安进神山的事,也只有老道士和削剑知道。

  当人真正登上神山的那一刻,才能体悟到它的壮阔,它的要与天齐高,晋安第一步踏上神山,就感受到一股极大的吸扯之力,周身空气紊乱,像是身体四周布满一个个看不见的黑洞,要把人吸扯进去。

  在这种吸扯之力下,别说修行了,空气里五行力量完全就是一片混乱,宛如太古混沌,让人寸步难行。

  是那些怪雾在作怪。

  如果他放弃抵抗,就会被随机传送到洞天福地的某片区域,如果够倒霉的话,他又要从边缘地带,从头再来一遍了。

  既然无法修行,就只能凭借自身修为,强行硬抗来自身体四周的吸扯之力了。

  越是往上登山,吸扯之力越厉害,人每一次抵抗,都有种要被五马分尸撕碎般的恐怖感,越抵抗恐怖压力越大。如果体魄不够强大,强闯神山,估计真要被撕断身体。

  神山太高了。

  即便眼前这座神山已经折断一截。

  可当人踏上神山,抬头远望时,眼前一片云雾,给人擎天伟岸,苍穹巨人的高不可攀沉厚感。

  三步、

  四步、

  晋安吃惊发现,他脚下的神山,晶莹如玉,有光泽流淌,玉石神山?

  但他连行进都困难,就别想偷偷挖走一块玉石了。

  十步、

  十一步、

  忽然。

  晋安眉头一动,他戴在脖子上的同心金锁在发光,原本枯竭了的灵性,正在一缕一缕的慢慢补足。

  呃。

  晋安一怔,他想到了小凌王那句话“神山压着惊人灵性,让人寸步难行”!随着晋安越登高神山,同心锁的灵性补充速度也在加快!

  当察觉到这个变化时,他心头火热,登山的意志更高涨了,同心锁等着吧,我,晋安,来了。

  ……

  就在晋安还在登神山时,深谷那边传来动静,有人高呼天师府已经找到下谷的办法,准备下峡谷了!峡谷下的地宫马上就要揭开神秘真相,地宫里肯定有大仙缘!

  此消息一出,那些信了晋安的话,正在林子里到处捡尸的人们,立刻都放下了手头的事,全部汇集向深谷。

  一个个唯恐落后一步,会被人抢去仙缘。

  五色土上的人,一下人去楼空,空荡荡得就只剩下老道士和削剑两人。

  老道士时不时紧张看一眼神山方向,有些担心晋安会不会登山失败,又唉声叹气看着木讷坐在山脚下一动不动的削剑,他连想找个人说话都没人。

  无聊坐不住的老道士,开始不停哈气,一遍遍擦拭起那块匾额,跟捧着个儿子一样珍重。

  灵雾平静的神山里,忽然有风卷云涌的动静,一道黑色人影由远及近走来,正是晋安出山了。

  “小兄弟你可算出来了,神山里是什么情况?”老道士看到晋安安然无恙出山,欣喜喊道。

  “咦?小兄弟,你脖子上戴着的大漂亮送你的同心锁…好像有哪里不一样?削剑你有没有看出哪里不同?”

  老道士欣喜来到晋安面前,然后有些狐疑的看着晋安脖子方向,皱眉苦思。

  削剑言简意赅:“师娘变更强了!”

  晋安:“?”

  老道士:“?”

  晋安的确是在神山里敕封过同心锁,所以,削剑说同心锁变强也能说得通。

  ……

  那深渊裂缝,有若鬼斧神工之力在五色神土上硬生生劈砍出来,晋安清晨外出找水时,曾近距离看过一眼,可当第二次看到时,依旧忍不住感叹这大壑深渊之大,人力在其面前的渺小。

  三人赶到的时候,这里早已经空旷无人,小凌王、徐安平、千石和尚都早已经下峡谷多时。包括老乞丐、黄袍胖子、天师府其他人,还有其他各路高手也都早早下谷。只在崖边留下大量凌乱脚印,还有十几条下垂至深渊峡谷的长长藤蔓。

  “我们也下深谷看看到底是什么样地宫,藏在五色神土之下。”晋安带着老道士和削剑,也顺着藤蔓下谷。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djh8.com。长佩文学手机版:https://m.cdjh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