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7章 离地腾空,五脏道观仙人显圣_白骨大圣
长佩文学 > 白骨大圣 > 第847章 离地腾空,五脏道观仙人显圣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47章 离地腾空,五脏道观仙人显圣

  第847章离地腾空,五脏道观仙人显圣

  “堂主,好像有人在跟踪我们。”忽然,一个声音让队伍变得安静。

  老者那对阴霾目光闪动寒芒,不动声色的打量一圈四周,眼里的阴霾更甚了:“今天码头的衙役人手比往日多。”

  “情况有些不对。”

  “难道我们真暴露行踪了?”其他人面露狠色。

  这些都是亡命之徒,第一个想到的不是害怕,而是想着怎么利用这里的普通人,制造混乱,然后伺机冲杀出去。

  就在几人商量对策时,这时一老一少两名道士身影出现在驴队旁,与他们一起排队登船。

  “无上太乙度厄天尊。”

  “几位施主这是要去哪?这些毛驴打算卖去哪?”

  回答两人的是一声头也不回的谩骂:“关你们什么事,赶紧滚,大爷我现在心情不好。”

  本就脾气不好的柴老三,挥舞手中皮鞭,抽打向驴队,借此发泄。

  啪!

  皮鞭没有想象中的落下,而是被一只白皙纤长的年轻手掌抓在空中:“万物皆有灵性,你这么虐打牛马驴畜,不怕来世也投胎畜生道,遭受同样报应吗?”

  嗯?

  柴老三面色阴沉下来:“哪来的臭道士多管闲事,是盐巴吃多了太闲吗。”

  “如果我今天一定要留下他们呢?”

  前一刻还语气平淡的道士,突然怒目大喝:“哪来的三教九流也敢用造畜伎俩害人!你们这是在找死!”

  喝声如雷,刚正不阿,似晴天霹雳突然在码头炸响,四周人群捂耳惊骇看来,结果只来得及看到一道人影被一个年轻道士一拳砸中胸膛,那人就像破布袋一样迅猛倒飞出去,口中连喷数口大血,人落地前就已经重伤昏迷过去。

  道士夺过皮鞭,如鞭打畜牲,朝其他想要反抗的人连挥数鞭,力道刚猛,人挨一下骨断肩折,抽在青石铺成的坚硬地面留下长长鞭痕,碎石飞溅,鞭如闪电,瞬间就重伤倒地一片人,抱着断手断脚惨叫不停。

  这就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但道士出手更重。

  挨之就是断手断脚。

  只有见机不对的修为最高的老者,果断转身就逃,边跑边抽出藏在衣服里的软剑,想要刺杀无辜人群,制造出混乱逃跑机会。

  “土鸡瓦狗!不知死活!”

  年轻道士手中皮鞭变得赤红,赤血劲灌注鞭身,宛如索命钢鞭挥出,砰,空气爆炸,突破声音速度,打出音爆气团,直接撕裂开老者的护体真气,后背皮开肉绽,深可见骨。

  砰!

  钢鞭再次爆发音爆,抽断老者双腿腿骨,人失去平衡的跪在地上,抱腿惨叫。

  “伱…怎么可能有人这么轻易破了我的《金顶功》真气!”老者发出不敢置信的惨叫嘶吼。

  这个年轻道士自然是元神日游,搜索府城,先一步找到这些人贩子藏身地的晋安了。

  这一幕惊变来得太快,码头上的来往客商、人群还没反应过来,战斗已经结束,轰隆,反应过来的人群,吓得惊乱四逃。

  本应是人头攒动的热闹码头瞬间多出一个真空圈。

  “坏事了!别等大部队援军了,赶紧过去支援,别让那群绑匪跑了!”几名暗中跟踪的便服衙役,一看码头出现混乱,以为是自己一行人的行踪暴露,赶紧喊上码头上的其他弟兄跑过去支援。

  “散开,散开,衙门办案!”

  “刀枪无眼,都散开!”

  可当他们冲到人群前,看到一地被皮鞭抽断手脚的犯人时,全都出现短暂失神,人愣住了,然后震骇看向唯一站着的年轻道士:“你,你是五脏道观的晋,晋安道长?”

  什么?

  这个当街行凶的年轻道士就是那个五脏道观的晋安道长?

  码头人群大吃一惊。

  抱腿惨叫的老者看到赶到的衙役,他心头一冷,但他没有放弃,还想负隅顽抗的赌一把,老者朝衙役惨叫求救:“几位差爷救救我们!这个道士想要强买毛驴不成,就当街行凶伤人,欲强抢我们兄弟几个的毛驴!几位青天大老爷可一定要给小民们做主啊,当街行凶,强买强卖,还有没有王法了!我的腿!我的腿啊!”

  老者抱着鲜血淋漓的断腿在地上打滚痛哭,妄图以此博取路人同情心。

  果然有无知路人露出怀疑眼神的看向晋安。

  但是晋安不屑于解释,他看向离自己最近的一名衙役:“借刀一用。”

  也不知是因为信任还是吓的,那衙役下意识就递出自己的佩刀,晋安拿刀直接当街开膛破肚切开一头小毛驴肚皮。

  有不少胆小的人吓得惊呼出声,捂住眼睛不敢看。

  可是想象中的内脏横流血腥场面没有出现,毛驴肚皮里咕噜滚出个小女童。

  “晋安道长救救我哥,我哥也被他们抓起来了!”这小女童正是一路从古二村逃到府城的兄妹俩里的妹妹。

  晋安温柔拍了拍女童脑袋,如法炮制剖开第二头小毛驴肚皮,再次咕噜滚出个乞丐男孩,正是女童的哥哥。

  逃出生天的哥哥带着妹妹当街下跪给晋安磕头,报答救命之恩。

  此时此刻的码头,鸦雀无声,看着当街剖肚大变活人的画面,每个人都惊得尾椎骨有道电流直蹿脑门,头皮发麻,全身鸡皮疙瘩炸起,嘴巴大张,思考停滞,忘记了说话。

  就连那些赶来支援的衙役们也都惊愣当场,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场景惊吓到。

  晋安继续如法炮制剖开第三头、第四头、第五头…小毛驴的肚皮,每头小毛驴肚皮里都滚出一名小孩子。

  这些小孩子有男有女,都是无依无靠,无人关注,最容易被拐卖走的小乞丐。

  其余毛驴此时也都围到晋安身边,落泪跪地求救,晋安剖开一头母毛驴肚皮,四肢着地走路的毛驴变成了四肢着地的妙龄女子。

  然后是第二名,第三名女子被解救出来……

  这些被救出来的女子呜咽哭泣,朝晋安磕头报恩。

  “你,你是本地有名布商张早贵的小女儿,张芫华张小姐?”看着一地的驴皮和大人小孩,回过神来的衙役,小心询问其中一名妙龄少女。

  当得到肯定答复后,这群衙役们轰然惊骇:“快快快,赶紧去通知府衙和几家人,就说人都找到了,就在码头!让张家、赵家、钱家…他们赶紧来码头认人!”

  天下无不漏风的墙,府城几家富贾小姐绑架案的事,这么大的事不可能瞒得住,民间早已多多少少得知些消息,码头人群听到衙役们的惊呼声,听到这些从驴皮里钻出来的女子就是被绑架勒索的各家小姐时,犹如一石惊起千重浪,爆发喧哗讨论声。

  她们就是本城几大富商被绑走的千金小姐?

  那些驴皮是怎么回事?大活人套上驴皮,怎么会变成毛驴?刚才我还与那些人排队登船,居然一点都看不出来这是大活人变的,简直就跟真的一样!

  人群嗡嗡讨论开,但更多人的目光是聚焦上开膛破肚救人的晋安身影,吃惊,骇然,惊愕,写满一张张面孔。

  “这位晋安道长是怎么看出来这些驴都是活人变的?”

  “晋安道长是道士,肯定有办法识破妖术。”

  “这还用你说,我问的是晋安道长是怎么看出来的?”

  眼前画面对人心震撼有多大,码头人群讨论声就有多么沸腾,何况码头一直是府城最热闹,人数最密集的地区,有关于晋安救人的事十传百,百传千,很快传开来。

  当听到码头惊现驴皮里套着大活人这种千古奇事时,有更多人往这边挤,都想来看热闹,不管衙役们怎么劝阻,当人墙,都不管用,依旧挡不住看热闹的人群不停往里边挤。

  若非大部队及时赶到,得到虎符传令的码头驻军也一起赶到,维持住秩序,晋安他们这点人恐怕要被府城百姓们给淹没了。

  看着晋安居然能看穿造畜符,并且还能破了造畜符法术,抱腿在地上痛苦惨叫的老者当即全身变冷,面如死灰。

  “你究竟是什么人,你怎么会看穿造畜符法术的!”老者绝望,不甘心。

  原来这种妖法叫造畜!

  把大活人变成牲口,做牛做马,口不能言,一辈子逃不出噩运。

  码头人群听到老者的不甘心声音,倒吸口凉气,这种法术好歹毒,万一被自己遇上,根本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这一天的府城,注定平静不了。

  晋安再破奇案,今日全府城,都在流传晋安大破造畜拐卖人口案的千古奇案,实在是造畜案造成的轰动太大了,码头人员流动大,当时看到的人太多了,再加之牵扯的范围太大,牵扯到当地几大有头有脸的富商,所以在一天内就轰动全府城。

  五脏道观、晋安,是今天府城的茶余饭后统一话题,再次名声大噪!

  不过最让全城百姓吃惊的还是晋安看起来这么年轻,想不到还是位武林高手,化皮鞭为钢鞭,连江湖高手都挡不了他一鞭之威。若说以前的五脏道观在江州府百姓心中是因为屡破奇案出名,那么今后的五脏道观在江州府百姓心中就是个藏龙卧虎地方,没人敢犯浑招惹五脏道观。

  这五脏道观是有真人坐镇的真道观。

  不管外界如何吵翻天,此时的晋安,正在衙门牢房里审问老者几人,造畜术的事关系重大,他想要亲自询问这些人是怎么学会造畜术的。

  当晋安审问完犯人,走出牢房时,一直守在牢房外的李胖子立刻上来关心问审问顺利吗?

  这次的造畜拐卖案影响太大,就连日理万机的府尹大人,也都安静等在牢房外,见到晋安出来,也从座位起身再次向晋安道谢。

  “这些人来自一个叫造畜教的邪教,这个造畜教不在康定国,而是在海外孤岛,他们奴役当地土著,大兴土木,构筑老巢,自封造畜教。这张海图就是造畜教岛屿所在的地方,这份花名册是造畜教在江州府的一部分堂口。”

  “这些造畜教信奉一个叫造畜老祖的神像,信奉造畜老祖就可以让造畜老祖显圣,在人间布施符道,传下造畜符箓。”

  “这次我们抓的人,就是造畜教的一位堂主,他们这次来江州府的目的有两个,一是用造畜符箓,拐卖小孩出海;二是用造畜符箓绑架富贾豪绅儿女,勒索赎金,维持造畜教运转。”

  府尹大人接过海图和花名册翻阅,看到后面,面色发黑:“这个造畜教看来又是一个邪教,想不到这个邪教对我江州府渗透已经这么深,可恶!多谢晋安道长又一次出手救江州府,本官这就命人把这张海图交到水师那边,这些海外邪教胆敢染指我康定国,誓要夷为平地,替我江州府百姓永绝后患。”

  “只是本官有一事尚不明白,这个造畜教拐卖那么多小孩做什么用?”府尹大人虚心请教。

  晋安眸光闪过凛冽寒光:“这个造畜教的背后牵扯到镇海石案,他们这些年一直在江州府各地拐卖无依无靠的乞丐小孩,然后用造畜符箓把小孩变成牛马羊驴牲口,神不知鬼不觉偷运出海外孤岛老巢。目的就是用来打生桩,制作压舱石的镇海石兽,替他们摆平海上风浪!”

  “这个造畜教在江州府经营已有一些年头,这些年来被他们用这种方法不知拐卖出海多少可怜孩童,这个窥视到一点天道皮毛就敢大言不惭自称造畜教的邪教,逆道而行,伤天害理,气数已不久!哼!”

  以他如今的修为,三境之下没人能挡得住精神武功心魔劫的审问,那老者把知道的事全都说出。

  又回答了一些细节方面的事,府尹大人想挽留晋安,说当地富商们已经备宴想要感谢晋安,不过被晋安婉拒,说他还有些私人事要处理,改日再会。

  说完,晋安匆匆离开牢房,径直往五脏道观方向赶去。

  认识晋安这么久,这还是李胖子头一回看到晋安如此心急赶路,仿佛在预示着有什么事要发生……

  五脏道观。

  晋安刚推门而入,噗通,噗通,暂时被老道士收留在五脏道观里的那对兄妹,哥哥拉着妹妹下跪磕头,额头磕得咚咚响,小男孩哭喊道:“晋安道长您本事高强,求求您出手救救我们师父!”

  “你们师父可是来自武州府的五脏道观?”

  嗯!

  “你们师父的道号可是玉阳子?”

  嗯!

  “晋安道长您,您全都知道了?”兄妹脸上泪痕还未干透,两人有些茫然看着晋安。

  晋安神色复杂,感叹一声:“因为我就是来自武州府的五脏道观!我这次从武州府来江州府就是为补齐五脏道观所有人而来!”

  “走!带我去找你们师父!”

  晋安元神日游,提起地上两个稚童,人化作灵光,从五脏道观冲天飞起,救人心切,急着想见到玉阳子师叔的他,已经等不了慢慢赶路。

  这是他第一次在阳间毫无保留展现实力,也是他第一次自己把自己提起来,离地腾空飞行,这是第三境界中期大能者才有的神通!

  而这一幕神迹,恰好被观中香客看到,一片目光呆滞。

  “神仙!神仙!我看到活神仙了!”

  “五脏道观有仙人显圣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djh8.com。长佩文学手机版:https://m.cdjh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