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1章 嘎巴拉骨珠_白骨大圣
长佩文学 > 白骨大圣 > 第581章 嘎巴拉骨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81章 嘎巴拉骨珠

  第581章嘎巴拉骨珠

  在古城神宇的中央空地,堆放着很高的牛粪饼大火堆,给屋里的这么多人提供取暖。

  在封闭环境里,点燃这么多牛粪饼,那种滋味别提有多酸爽了。

  但对于常年在吐蕃雪域经商的马帮茶商们,这种“空气芬芳”早已经习以为常,屋外是风雪尖啸,屋内大伙照旧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大声说话,闹闹哄哄,气氛好不热闹。

  不过这点火堆,并不能带来太多暖意,所以大家三三两两围聚,披着毯子,额外点燃小篝火。

  多亏了这神宇空间开阔,才能挤得下这么多人活动。

  这个时候,倚云公子忽然开口问向赵金川:“我看他们在聊藏尸洞,那是什么?”

  闻言,晋安和奇伯也都看了一圈神宇里的人。

  似乎很是避讳这事,赵金川刻意压低声音说道:“白天我们进入这片古城遗址时,想着清理野兽,排查有没有危险,结果在离神宇不远的山体里发现了一个藏尸洞,那藏尸洞黑咕隆咚的,人还没靠近就能闻到恶臭味,在藏尸洞里全是人的骸骨。”

  “你们说这事晦气不晦气?”

  “可是再想换地方已经来不及,这里的天气说变就变,无奈下,我们也只能硬着头皮住下了。”

  赵金川继续低声说着:“有人猜测那是关押犯人的地方,也有人猜测那里是埋尸窟,更有人猜测那里是尊者的镇魔之地。但不管是什么,我们尽量少掺和这些事,等天一亮就马上上路离开这个遭到荒废的地方。”

  赵金川性格很谨慎,而这也恰恰是他能在茶马古道经商这么久还能囫囵的安身立命之道。

  门外风雪还在呼啸着,风雪砰砰用力拍着门,雪夜里,一群人在讲着有关藏尸洞的各种传说,越讲越邪乎。

  这些马帮茶商里,既有像赵金川这种性格谨慎的商人,也有常年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讨生活的莽夫,像后者就是属于百无禁忌的浑人了,才不管隔壁就是藏尸洞,说起藏尸洞的各种传说那是口沫横飞,说得不亦说乎。

  “晚上不要讲鬼故事,因为人爱听,鬼也爱听。”双手平举在篝火上烤暖的晋安,忽然说出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什么?”赵金川寒毛竖起,人都被吓虚了,开始疑神疑鬼打量起四周。

  晋安朝赵金川笑笑:“没有什么,早点休息吧,希望一觉醒来能看到雪停,天气转晴朗。”

  不知道是不是被晋安那句话吓得够惨,赵金川躺下后辗转难眠,怎么都睡不着,即便靠近火堆都觉得身体冰冷,感受不到火焰温度,就在这种半梦半醒中,他猛然被寒风冻醒。

  就像是背后有人对他呼出一口寒气,人一个激灵醒来。

  他刚睁开眼,就看到有一个黑色人影,走到神宇一个角落,人原地消失不见了。

  赵金川差点被吓得一声惊叫出来,结果牙齿咬破舌头,一嘴血腥味,脑子一下被痛清醒。

  “你醒了。”

  身边响起的人声,差点没把赵金川吓晕厥过去,舌头第二次被自己咬破,扭头一看才看清身边说话之人是身着道袍的晋安。

  “吓,吓死我了,晋安道长刚才我好像看到有人影一闪消失……”

  赵金川很想问刚才那是不是鬼影,但又不敢说出来,支支吾吾道。

  晋安自然知道赵金川想要问什么,说:“那是人。”

  闻言,赵金川轻吐一口气。

  然后回过神来的他,诧异道:“那个人的背影好熟悉,看着像是王勇……”

  赵金川解释说,那叫王勇的人,是另一支茶商老板的小舅子,那小子懒人屎尿多,天黑了还跑外面屙屎,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冰渣子堵住了,这一拉就是小半个时辰,就在商队正打算要出门找他时,那小子又自个儿跑回来了。自从跑回来后,就闷不吭声,谁跟他打招呼都不搭理。

  正是因为此,所以赵金川对那叫王勇的人,记忆格外深。

  晋安若有所思,然后起身走向王勇消失的地方,这个时候,赵金川也胆子大的好奇跟过来。

  “咦!这里什么时候多出一个地道的,我说这地方哪来的风!”赵金川嚷嚷。

  赵金川就是这点不好,性格一惊一乍,很快,神宇里的其余人都被惊醒。

  大家都问怎么了,咋咋呼呼什么呢。

  赵金川开始表情夸张的跟人解释起他刚才看到的一切,这个时候成为众人焦点的他,脸上哪还有半分害怕,只有成为众人焦点的兴奋,嘴巴就跟开瓢一样巴拉巴拉说不停,期间再添油加醋点自己的联想,果然把众人唬得一愣一愣。

  为了加大可信度,赵金川转头找晋安:“晋安道长你来帮我作证,我没有撒谎……”

  结果这转头一看,发现身后的晋安已经不见,赵金川赶紧趴到地道口,他连喊几声,结果回应他的是一声凄厉惨叫声。

  “!”

  这惨叫声来得太突然,太凄厉了,就像是人临死前的惨叫声,其他马帮茶商吓得都倒退一圈。

  只有赵金川紧张大喊,眼神着急:“倚云公子,奇伯,晋安道长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看得出来,他是真关心晋安这位老乡。

  不过他话音刚落,神宇门外传来深夜敲门声,大伙愣神住,只觉脑子不够用,有点反应不过来,还是奇伯反应快,主动走去开门。

  就见晋安裹着白毛风雪,从外面进来,然后重新带上门。

  倚云公子似乎早有预料晋安会平安回来,平静望着晋安:“解决了?”

  晋安点头:“解决了。”

  说着,抛出一颗珠子。

  啪。

  倚云公子伸手接住。

  那是一颗以人骨打磨而成的光滑骨珠,骨珠表面雕刻着繁复文字,那些文字很奇特,形状似是一只只人眼。

  这赫然是一件嘎巴拉。

  吐蕃本土教派是苯教,以人骨打造的酒碗、法器,在吐蕃这边十分盛行,大小王公贵族家里都有不少收藏。

  当初在沙漠佛国时,晋安他们就曾遇到过嘎巴拉法器,所以对于嘎巴拉法器并不陌生,倚云公子自然一眼便认出来这雕刻着眼睛文字的骨珠其实是一件嘎巴拉法器。

  就是不知道这件嘎巴拉是苯教残存法器还是密宗哪个分支所留。

  晋安:“这是我杀了王勇后从他嘴里撬出来的,应该就是这东西附身,占据了他的躯壳。”

  听到这东西是从人的嘴里撬出来的,倚云公子眉头蹙起,嗔怒瞪一眼晋安,直接把骨珠丢进牛粪饼火堆里,发出噼里啪啦的燃烧声。

  咳,晋安假装没看到的说起另一件事:“这地道是倾斜的一直通往藏尸洞,我猜测那藏尸洞应该是一处处决死刑犯的地方,这里的神宇,是用来审判犯人的地方,被判了死刑的人就会从这条地道丢下去。”

  “或许是因为常年受到风雪侵蚀,随着山体风化,露出了挖在山体内部的藏尸洞。”

  “又或许今天是有人第一次进入藏尸洞,心志不坚定的人,容易遭邪风入体。”

  晋安这边话还没说完,那边的王勇姐夫已经面色铁青的愤怒跑过来:“你个杀人凶手,草菅人命,你凭什么说王勇不是人!”

  “大家千万不要信了这个道士的话,我看他才是那个妖道!你们想想,哪有正常人能在这么大的风雪里赶路,你们忘了那些拉人当替死鬼的传说了吗,死在雪山冰川里的人会拉活人当替死鬼,想要找躯壳走出雪山!”

  “说王勇不是人,一切都是这个妖道自己说的,我们谁都没有看到,一切都是口说无凭,我们凭什么相信你!杀人就得偿命,大家一起杀了妖道和另外二人,千万别让他们跑了!”

  这些马帮茶商都是彼此认识,相比起晋安这个外人,他们更容易内部抱团,一时间大家都同仇敌忾的围上晋安。

  看着气氛突然变成剑拔弩张,夹在中间的赵金川急得团团转,劝大家冷静,有事慢慢说,道理都是越说越清,一旦冲动动了刀子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看着才第一天,赵金川就帮外人说话,那名王勇姐夫气愤瞪着赵金川:“姓赵的,你今天是摆明要跟兄弟们过不去是不是,我看你是鬼迷心窍,你也已经被妖道给蛊惑!早就不是人了!”

  赵金川听后气得唾沫星子大骂:“放屁,老子也是有脾气的人,姓罗的,你今天给爷爷我唠唠清楚,老子我赵金川怎么就不是人了!老子只是想劝大家火气不要这么大,避免中间发生了什么误会!”

  “晋安道长你要不也解释下,免得罗老三不服气。”赵金川背过身,背朝罗老三,面朝晋安的眨眨眼,意思是劝晋安这个时候千万不要有过激语言,免得激怒到其他人。

  面对被人污蔑。

  这时。

  晋安动了。

  他并没有浪费口舌解释。

  而是直接以雷霆手段镇压所有声音。

  谁都没看清他是怎么从身旁人手里夺过长刀的,出手速度快如无影,在场的人都没反应过来。

  唰!

  只觉眼前有白光闪过。

  刀光一闪,之前还气焰嚣张的罗老三,从额头出现一道细缝,下一刻,血箭彪出,人被长刀劈成两半,左右炸开。

  哗啦啦。

  罗老三坠落在地上的血肉里,蠕动着许多黑色小虫子,这些小虫子一暴露在寒风里,很快便蜷缩冻死。

  这一幕来得太快了。

  说杀人就杀人。

  令大家都没有个心理准备。

  前一刻还是好端端的大活人,下一刻就被刀从中间竖劈成两半。

  反观晋安,神色凌厉,连眼睛都不眨下。

  刚才还吵吵嚷嚷的人,此时全都吓得手脚冰冷。

  噗哧!噗哧!噗哧!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是雷霆手段,晋安眼都不眨下,神色凌厉的连宰三人。

  地上四具尸体都有同一个特点,体内血肉里都是黑色尸虫,人一死,这些尸虫刚钻出人体没多久也很快死掉了。

  这便是晋安的解释。

  实践才是第一真理。

  “这些像黑蜈蚣一样的黑虫,是尸蟞的幼虫,你们应该庆幸,王勇刚被嘎巴拉邪灵占据躯壳没多久,还没来得及给更多人下毒,而且这些尸蟞幼虫还是刚孵化还没长成。要不然以这些尸蟞体内积攒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剧烈尸毒,就不是只死四个人这么简单了,等到了明天,你们所有人都要被尸蟞吃空血肉,尸毒入脑,变成行尸走肉。”晋安的话,如冬季的一声悍雷,劈在众人心头,从刚才就一直处于惊吓过度失神状态的众人,这才宛如刚灵魂归窍,看着地上的死人和大量尸虫,一个个呕吐起来。

  吐得天昏地暗。

  面色苍白。

  连胆汁都吐出来了依旧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这一夜,对于这些人注定不会平静,但对于晋安三人,却是一路上早就习以为常的小插曲。

  他们横跨西域,翻越大雪山,进入古象雄王国遗址,一路上所遭遇的怪事,又岂是这些普通人所能想象的。

  ……

  ……

  雪山里的天气反复无常,昨夜还是阴云沉厚,风雪狂暴,第二天的早上就是难得晴天,金色朝阳洒在远处雪峰,出现了难得一见的小金光顶奇景。

  虽然只是小金光顶,并非是日照金山的吉祥佛光,但在雪山里也算是一次少见的奇景了,这还真被晋安说中了,雨过天晴,今天是难得的晴天。

  经过一夜的冷静,如今惊魂初定的茶商们,见识过晋安的本事后,不再排斥晋安了,反而争先恐后的要跟晋安同路。

  江湖武夫对付对付普通人还算行,要碰到像昨晚那样的不是人,那是来多少人都不够塞牙缝的。

  当赵金川代表其他茶商找上晋安,说明想要同路的来意后,晋安倒是没有思考多久便答应了下来,这些茶商常年在吐蕃打交道,正好他也想去发生雪崩的山峰看看,缺少个熟悉路线的导游,于是草草收拾,烧掉尸体,捣毁地道后,一行人继续上路。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djh8.com。长佩文学手机版:https://m.cdjh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