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4章 人一生要吃三碗饭:一是活人饭,二_白骨大圣
长佩文学 > 白骨大圣 > 第464章 人一生要吃三碗饭:一是活人饭,二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64章 人一生要吃三碗饭:一是活人饭,二

  第464章人一生要吃三碗饭:一是活人饭,二是断头饭,三是死人饭

  那两具尸体满是剧毒水银,肯定不能一把火一烧了之。

  最后的结局。

  怎么挖出来的又给怎么埋回去。

  几个人一铲一铲埋尸的时候,一边低声讨论。

  “这些死人埋在地下这么深,而且又被石棺封着,那两个负责翻译的西域人是怎么知道地下有死人尸体的?”

  “他们都变成吃死人尸体的怪物了,你还管他们是怎么闻到地下有尸体的,赶紧早点埋了,早点离开这个毒地。”

  “你知道个屁,今天是死两个人,明天指不定就死三个人,四个人了,你愿意跟一群随时会发疯人吃人的怪物一起睡觉吗?”

  这些人的嘀咕声,附近的人都听见了,那些吃过香肉的人各个面色难看,他们虽然早就知道吃过香肉的人会不得好死,可当亲眼看着同行者的凄惨死状时,这些人依旧被吓不轻。

  脸色都变苍白了。

  那位严大人见队里士气低迷,他面色沉重的看向身旁守山人:“守山人,你们一族经常与深山老林里的邪怪打交道,接触过的死人、僵尸也最多,你可有看出来什么门道吗,他们是怎么找到深埋在地下的死人,又为什么只吃死人肉?”

  守山人沉吟一会,然后说话:“他们并不是吃死人肉,而是吃的阴饭,我到现在终于想明白那些有问题香肉是怎么回事了!”

  守山人郑重的继续往下讲:“从古至今,人一生要吃三碗饭,一种是活人饭,第二种是断头饭,第三种是死人饭,这里不说断头饭,只说活人饭和死人饭。”

  “这活人饭当然是给活人吃的,而死人饭则是人死之后的香烛贡品等。”

  “那些吃过香肉的人,为什么一吃东西就吐,说那些烤肉和馕饼恶臭难闻,无法下咽?直到他们抱着死人肉啃得津津有味时,我才想终于想明白了原因,不是他们吃不了烤肉、馕饼,而是他们体内的阴寒之毒在抗拒用离火烧煮出来的活人饭,这离火阳气重,死人是吃不了的,有句话叫一山不容二虎,阴阳不相容,正因为阴阳相冲,所以他们一吃烤肉、馕饼就会吐出来。”

  “而这沙漠里没有给死人吃的香烛贡品,所以一些死人尸体,就引起了那些吃过笑尸庄香肉之人的注意,人死而不腐,阴气寒重,阴气积穴不散就会成煞,这些至阴至煞的东西恰恰就是阴寒之物最喜欢占有的。”

  守山人看着已经被完全填土埋上的棺石棺方向,继续讲道:“这些阴寒东西对死人、尸气这些最是敏感,而一到晚上,清气下沉浊气上升,他们顺着地气嗅到了沙子下有尸体,所以就有了刨尸吃死人饭的一幕。”

  “至于为什么能正常喝水,水既是养育一方的活水,在玄学中也是阴煞玄水,所以活人死人都能饮用。”

  听着守山人说得这么瘆人,其他吃过笑尸庄香肉的人,都着急向守山人求救,他们不想变成吃尸体的怪物,更不想死得那么惨。

  “不是我不救你们,笑尸庄被九峰老人一把火烧掉,一切证据和线索也都跟着那场大火付之一炬,我就算是想查起病因,再因病拔毒,如今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哎,要是笑尸庄不被九峰老人一把火烧干净,让我查明了那些香肉的真相,兴许大家都有得救。”

  这守山人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心这样讲的,他这话等于是祸水东引,把每个人的死都归咎于晋安这边,反而让这些人恨不起来带他们进沙漠的严宽,稳固住队伍士气,一致对外。

  果然,严宽那边的人,听完守山人的祸水东引话后,他们看向晋安、倚云公子、奇伯的目光,好像要吃人一样。

  当初他们在笑尸庄里吃骆驼肉有多香,现在他们对晋安他们的恨意就有多深。

  这就是人性的自私一面。

  从不自省自己有没有错,反而把过错都怪罪给别人身上。

  他们也不想想,从没人强逼他们吃笑尸庄骆驼肉,都是他们自愿抢着吃的。

  最关键的是,他们比其他人早到笑尸庄,吃的骆驼肉也是最多的,真要发病,也是他们这些人最先发病,他们最先死,这才是重点!

  晋安自然也都注意到这些人的仇恨目光。

  他眼角冰冷,不屑一顾。

  就在气氛有些紧张时,一直在旁安静看着的艾伊买买提和阿合奇那些人,反倒在这个时候出声说话了:“其实话也不能说太死,我倒觉得正是有九峰老人放火烧笑尸庄,才能让我们活这么久,要不然我们继续留在笑尸庄里吃得骆驼肉肯定不止一顿……”

  “艾伊买买提说得对,我们吃骆驼肉越多,死得越快。”阿合奇那些人自然都是站在艾伊买买提这边,附和说道。

  其实,艾伊买买提这些人全都吃过笑尸庄那些骆驼肉,所以他们此时的脸色同样并不好看。

  是人都怕死。

  尤其还是死成那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带给他们的冲击和震撼太大了。

  但怕死归怕死,他们还没有丧失理智,还能冷静思考,或许这也跟他们并不知道九峰老人被人附身的原因有关,对九峰老人说不上太大恨意,才能保持局外者清。

  雪中送炭难,锦上添花易,患难识忠贞。

  虽然晋安不屑于解释,但他还是被艾伊买买提这些人能在这个时候站出来说话,心头生起暖意。

  他本就对这些患难时依旧不离不弃,重情义的西域人有好感,此时就更有好感了。

  见艾伊买买提那些人要站队到晋安那边的势头,守山人呵呵一笑:“这几位兄弟话可不能这样讲,如果没有九峰老人烧毁笑尸庄在前,我们暗中调查笑尸庄和那些老兵背后的真相,说不定现在早就已经找到解救办法。”

  那天九峰老人带给他们的震撼太大,现在是每多一份力量,绳子拧成的力量越多,所以守山人努力争取每一份外力都站在他们这边。

  艾伊买买提不敢苟同守山人的话,他反问一句:“那你们现在可有找到解救的办法了吗?”

  呃。

  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守山人被问得语塞:“虽然暂时还没有找到,但那还不是因为九峰老人烧了……”

  艾伊买买提精神萎靡的打了个哈欠,连着两天未进一颗米粒,他们的精神状态并不好,气血虚弱厉害,他现在感觉又饿又冷又困,没那么多时间继续听守山人胡扯,直接摆摆手打断了对方的话:“没有就是没有,不用找那么多没用的借口,这么多天过去你们才在今天想到一点头绪,我估计就算笑尸庄还在你们也还是找不出太多线索。”

  呃!

  守山人再次被气得语塞住。

  目光不由阴沉下去。

  “知道我们沙漠子民跟你们汉人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吗?”精气神虚弱的艾伊买买提,再次打了一个大大哈欠。

  “我们沙漠子民虽然不如你们汉人那么知书达理,也不如中原之地的富饶吃穿不愁,但我们沙漠上的汉子都是最重情重义的好男儿,恩就是恩,没那么多虚头巴脑的话。”

  艾伊买买提说完,也不等守山人继续说话了,直接带人离去。

  接下来,晋安和倚云公子、奇伯也相继离开,走回各自睡觉地方。

  原地只留下严宽、守山人那些人,不知道在嘀嘀咕咕商量着什么阴谋诡计。

  晋安眸子平淡无波的回头看了眼那些人,然后转回头继续往前走,管他什么阴谋阳谋,只要敢来招惹他,他统统一力降十会!

  他现在之所以还没彻底撕破脸,只是想多留些人用来分散沙漠几方势力的注意力。

  严宽是位横练功夫高手,他五感敏锐,感知到晋安目光,下意识抬头看去恰好跟晋安四目对上。

  他眉头一拧。

  “大人怎么了?”

  “可是我提议的方案有什么不妥地方吗?”

  守山人好奇看着突然拧眉沉默不语的严宽。

  严宽凝重说道:“我觉得杀死九峰先生师徒三人元神,又附身在九峰先生身上的元神,很可能就是那个叫晋安的小道士!”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刚才那个叫晋安的小道士,对我们动了杀意,我跟被附身的九峰老人交过手,那一瞬间,我仿佛感觉自己再次面对九峰老人!”

  守山人闻言怔神住。

  “什么!”

  “怎么可能会是他!”

  “他明明年纪不大,元神修行最缓慢,最做不得假,因为能用来裨益元神的天材地宝各个都弥足珍贵,所以元神高手都是苦熬打磨出来的,都是一些老宗师!”

  “大人你是不是看错了?”守山人惊讶看着面前的严宽。

  严宽:“希望真的是我想太多吧……”

  ……

  艾伊买买提那些人精神萎靡的回到睡觉地方后,并没有马上躺下睡着,反而满面愁容的一个个唉声叹气。

  那两名翻译的凄惨死状,带给他们太大心灵冲击了,现在只要一闭眼就满脑子都是那个恐怖画面。

  但这些还是次要,最让他们无法面对的,是吃死人尸体这事!

  一想到这事,比让他们直面死亡还更让他们毛骨悚然!

  “艾伊买买提,以后我们睡觉,你拿绳子都给我们绑起来吧,我怕我晚上睡觉闻到死人气息,也会控制不住自己的刨坑吃起死人肉来。”就连心最大,话最多的阿合奇,此时都学老头一样唉声叹气起来。

  “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几天前在笑尸庄里,我手里这只瘟丧鸟不吃那些骆驼肉,拼命往外逃了,原来吃了那些肉的人,会死得那么恐怖,哎。”

  那只姑迟国人面不死鸟,还被阿合奇带在身边,这阴鸟白天被装进麻袋里,晚上才被放出来,所以一直活到现在。

  不过,沙漠深处太阳炽热,这阴鸟被太阳晒了一天,到晚上放出来时已经奄奄一息。

  鬼点子最多的艾伊买买提,看着奄奄一息趴在阿合奇脚边,连逃跑力气都没有的人面不死鸟,他一咬牙,一狠心:“你们没听那个守山人说的吗,之所以吃死人肉,那是因为我们吃不了离火什么的活人饭,只能吃死人饭,这沙漠深处没有祭拜给死人吃的贡品,所以只能吃死人肉饱腹……”

  呕,一听到吃死人肉饱腹,本尼和无耳者阿巴斯忍不住胃里翻江倒海,想吐可因为两天没进食,什么都吐不出来,只能在那干呕。

  “艾伊买买提,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只要别再提让人反胃的那几个字了!”本尼苍白着脸,苦笑说道。

  艾伊买买提目光发狠的看向奄奄一息趴在阿合奇脚边不动的人面不死鸟:“与其等我们饿疯,控制不住自己吃那些肉,我提议,我们倒不如把这只瘟丧鸟给宰了吃了。”

  “只要剁掉它的鸟头,不看它的鸟头,它吃起来肯定就是烧鸡味。”

  “这瘟丧鸟是阴鸟,身上阴气重,应该能替代那些…肉。”

  “只要我们省着点吃,应该能够让我们在沙漠里多扛几天。”

  大伙闻言,眼前一亮,然后忍不住夸赞还是阿合奇未卜先知,是怎么知道他们有此一劫的,然后又懊悔起来当初怎么不多抓几只瘟丧鸟。

  原本趴在地上虚弱不动的人面不死鸟,被一群大汉的肉欲眼睛看得心惊肉跳,它惊恐扑扇翅膀:“黑化黑灰…黑肥…灰化灰……”

  艾伊买买提他们无语看着惊恐乱扑腾的瘟丧鸟,晋安道长当初到底教这些死鸟什么绕口令,能把这些死鸟给逼疯成这样,只要情绪崩溃或惊恐害怕的时候就会不断重复说这句永远说不全的绕口令。

  “说起这只瘟丧鸟,我最佩服的还是晋安道长,那守山人扯半天有的没的,还不如晋安道长本事大,晋安道长早就看出我们吃的是人耳肉灵傀。”本尼语气敬佩说道。

  这些人围着人面不死鸟,商量了半天也没决定下来由谁剁掉鸟头,人面不死鸟的那张人面长得太像真人了,他们实在提不起勇气吃这鸟肉。

  就当他们心烦意乱时,听到身后有脚步声,是晋安、倚云公子、奇伯他们也回来了。

  看着艾伊买买提这些人围着人面不死鸟长吁短叹,晋安面色古怪:“你们…该不会是想吃这只阴鸟果腹吧?”

  不用回答,单看这些人脸上表情,晋安就知道自己猜中了。

  他对这些西域人还是有些好感,虽然这些人并不知道九峰老人就是他,但刚才这些西域人主动帮他说话,也算是承下这份人情了,晋安晒然一笑:“想吃死人饭?你们可以找倚云公子啊。”

  “?”艾伊买买提、阿合奇他们一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djh8.com。长佩文学手机版:https://m.cdjh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