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2章 赶尽杀绝!阴德四万五千零三十!_白骨大圣
长佩文学 > 白骨大圣 > 第432章 赶尽杀绝!阴德四万五千零三十!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32章 赶尽杀绝!阴德四万五千零三十!

  第432章赶尽杀绝!阴德四万五千零三十!

  “咦,你怎么带了件旧衣服进沙漠深处找不死神国,这件旧衣服好像被诅咒过,缠绕着好几道怨气很深的诅咒……”

  “你在教我做事?”

  “你这人有点不可理喻,我这是担心你带的水不够,会渴死在这一年无雨的沙漠深处,毕竟我们都是为了给可汗寻找长生不死药,既然在一起合作了就是同一条船上的人。”

  “说到不可理喻,你怎么不去说让奴隶背着六具尸体进沙漠的丧门,如果让那六个奴隶抛弃六尸,全部换上背负清水,能携带更多水进沙漠深处…我看你是不敢吧?”

  “哼,什么敢不敢,我是怕跟那个恋尸癖的疯子待多了会沾上尸臭味。”

  “行了都别吵了,这事你们偷偷摸摸私底下议论就行,别怪我没警告过你们,千万别当着丧门的面讨论那几具尸体的事。知道为什么他的外号叫丧门吗?丧门的意思就是满门都被灭口!那些奴隶背着的焦尸就是丧门的父母、大哥、妹妹、爷爷奶奶。”

  “看来丧门也没什么可怕的吗。”

  “给我闭嘴,我警告你们千万别招惹丧门,那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精神分裂疯子,疯起来连自己的父母、大哥、妹妹、爷爷奶奶都杀,我不想在某一天清晨醒来发现你们中的谁死在了丧门手里。”

  “嘶,这么狠,连自己至亲之人都杀,巫大人,你跟我们说说这丧门的具体情况……”

  “有关这丧门的事,我知道得也不多,只知道他是小可汗找来的奇人。这丧门从小就没有亲人观念,一直觉得所谓的父母、大哥、妹妹、爷爷奶奶等亲情关系都是虚假的,都是他自己幻想出来的并不存在人物。随着年龄增长,亲情淡漠得越厉害,在七岁的一个夜晚,他在一家人饭菜里下毒,毒死全家人,怕家人假死还一把火烧掉家,把自己父母、兄妹、爷爷奶奶焚成焦尸才确认自己终于逃出虚假亲情世界回到了真实世界…当年谁都没想到一个七岁小孩会这么恶毒,没人怀疑到一个七岁小孩身上,直到后来有邻居在丧门家里闻到臭味,才发现丧门居然把墓地里的亲人焦尸都给刨了出来,整日与死人同吃同睡,把死人当成真正的家人,有人可怜丧门的孝义想要领养当时还很小的丧门,结果被他用同一个手法灭掉满门,事情真相才就此暴露…如果说有的小孩天生就是恶,那这丧门就是自打娘胎起就是天生的恶……”

  ……

  ……

  随着洞外围着的人面不死鸟越来越多,黑夜里,这些学舌鸟开始模仿人说话。

  但是这次这些人面不死鸟学的不是康定国汉语,而是北方草原部落的语言,一开始晋安听不懂,好在伊里哈木精通数国语言,由伊里哈木翻译后晋安这才听懂了这些话。

  当听完伊里哈木的翻译后,晋安两眼眯起。

  “可汗?小可汗?这种称呼只有北地草原部落才会有,看来我之前猜想的藏尸岭至少被两波清理过,这些人里有一支来自康定国的一个什么王爷,替那什么王爷寻找长生不死药;另外一支人是来自北地草原部落,替他们的可汗寻找长生不死药。”

  虽然被一堆长相瘆人的人面不死鸟包围,眼前的气氛很诡谲,荒诞,但晋安脸上丝毫没有惧意。

  因为在他手里本身也箍着一只人面不死鸟。

  甚至晋安并不急着驱赶这些鸟。

  这些喜欢在人背后乱嚼人舌根的学舌鸟,就是最好的情报来源,能让他掌握这次进沙漠深处的人有几波人,都有哪些身份。

  只是随着时间推移,人面不死鸟越聚越多,这边的阴气开始浓重得有恶念阴气聚而不散时,那些人面不死鸟的性格开始变得暴躁。

  随着性格越来越暴躁,模仿的句子也越来越短,信息越来越少。

  到了后来只剩下一个声音——

  “你是谁!”

  “你是谁!”

  “你是谁!”

  ……

  也不知道是这些小畜牲有灵智存在,还是单纯只是在模仿。

  晋安想了想,要想测试这些小畜牲有没有灵智,是不是真的在装疯卖傻很简单。

  “刘奶奶找牛奶奶买牛奶,牛奶奶给刘奶奶拿牛奶,刘奶奶说牛奶奶牛奶柳奶奶牛奶,牛奶奶说柳奶奶牛奶流奶柳奶奶听见骂牛奶奶才流奶,柳奶奶牛奶奶泼牛奶吓坏刘奶奶,骂再买柳奶奶牛奶奶牛奶。”

  当晋安重复第三遍绕口令后,这些人面不死鸟不再无限重复你是谁,也跟着模仿晋安讲起绕口令。

  一开始是只有前面几只带头说绕口令,到了后来,鸟传鸟,十传百,满耳朵和满脑子都是刘奶奶的魔性声音。

  起初那些人面不死鸟一遍遍重复“你是谁”的时候,气氛阴森瘆人,现在却变成了满脑子都是刘奶奶的聒噪声音。

  洞里的一羊三骆驼全都苦着脸,要不是他们现在没有手,恨不得变出两只手来捂住耳朵。

  满脑子的刘奶奶听得他们痛不欲生。

  见这种难度的绕口令居然没有难倒这些人面不死鸟,晋安一时间玩兴大起:“六十六岁刘老六,修了六十六座走马楼,楼上摆了六十六瓶苏合油,门前栽了六十六棵垂杨柳,柳上拴了六十六个大马猴。忽然一阵狂风起,吹倒了六十六座走马楼,打翻了六十六瓶苏合油,压倒了六十六棵垂杨柳,吓跑了六十六个大马猴,气死了六十六岁刘老六。”

  老萨迪克:“?”

  小萨哈甫:“?”

  伊里哈木:“?”

  山羊眼神像人一样的斜睨一眼站在洞口的晋安,那模样像极了人在翻白眼鄙夷。

  结果,围在洞外的人面不死鸟,再次鸟传鸟的被晋安带偏,这次不再是满脑子刘奶奶了,改成满脑子都是刘老头了!

  什么叫魔音灌耳,老萨迪克他们被吵得目光呆滞,脑仁一胀一胀的剧疼,想撞墙死的心都有了。

  原本应该是惊悚恐怖的氛围,现在彻底没了。

  晋安嘴角一翘:“黑化黑灰化肥灰会挥发发灰黑讳为黑灰花会回飞,灰化灰黑化肥会会挥发发黑灰为讳飞花回化为灰!”

  这次他又是连续重复好几遍后,那些人面不死鸟果然又开始模仿人。

  “黑化黑灰化灰灰会肥……”

  “黑化黑灰化肥灰…肥挥…肥……”

  “黑化黑灰化回…回……”

  这些人面不死鸟就像舌头打了结,说话磕碰结巴,越说越不顺溜,越说越是脾气暴躁的扑腾翅膀,它们体内本就癫狂的灵魂直接崩溃,开始就近自相残杀起来。

  那是一个很疯狂的画面。

  你撕咬下我翅膀,我从你脸上撕咬下一大块血肉,顿时,血液喷溅,尸血滴落一地,有不少人面不死鸟被牙齿和利爪撕烂肚子,肠子掉落一地,这些长得瘆人悚然的人面不死鸟硬生生被绕口令被逼疯了。

  这是一个很血腥的画面。

  满地尸血、肠子、人脸上的血肉块。

  老萨迪克他们看着这一幕,两眼呆滞,眼里除了震撼还是震撼。

  被这么多瘆人的怪物包围,原本以为会有一场惊险搏杀,结果姑迟国的护国神鸟自己内部先自相残杀起来。

  这是一个绕口令引发的血案。

  他们三人看看晋安背影,又看看血腥味浓重的黑夜,来回几次看,眼底全是震撼之情。

  一时间想不出什么词来形容对晋安的敬仰了。

  外头的人面不死鸟全都杀红了眼,一边厮杀一边还不忘了继续念黑化灰绕口令,厮杀到后来,这些全身是伤的人面不死鸟终于想起来身边还有个活人。

  它们扑扇翅膀,张牙舞爪的扑咬向晋安。

  “来得好!今天就让我彻底把姑迟国余孽全都挫骨扬灰!”

  噗哧!

  晋安一拳把手里抓着的人面不死鸟拍死在墙上,人面脑袋当场被他拍碎,在墙上爆成血淋淋的血肉。

  下一刻,昆吾刀出鞘。

  镪!

  昆吾刀震荡出神秘韵律,配合黑山功的火毒黑焰,在空中爆炸起两团黑色火焰风暴,如朱雀振翅,把嗜血扑杀来的人面不死鸟尽数卷进黑色焚焰中,被高温火焰绞碎成灰烬。

  只出三刀,就成功化解了人面不死鸟的围困危机,原地生起浓香烤肉香气。

  这些人面不死鸟太弱了。

  没了姑迟国每年祭品供养,再加上沙漠里常年高温炙烤,根本就不利于这些东西修行,这些人面不死鸟根本就不复当年巅峰。

  晋安没有打算就这么轻易放过那些人面不死鸟,他冲回洞内,留下一句帮我看好肉身,我去去就回,然后他在篝火旁盘腿坐下后元神出窍。

  除了在身上留下张五雷斩邪符护住肉身外,晋安揭走所有黄符和元神法器,一路坠向地面以下,一探神殿地下的究竟。

  神殿下阴气深沉,阴气浓烈到已经化雾,那是一处巨大的地下洞窟,由人头骨堆砌出厚厚高墙,除此之外还散落着大量枯骨,有人的也有骆驼和其它动物的,但绝大多数是人类枯骨。

  在这些枯骨堆上,坠落着许多人面不死鸟尸体,尸体表面覆盖厚厚一层灰尘,一看便是已经死了很多年。

  这些人面不死鸟的尸体几乎没有一具是完整,看起来就像是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规模很大的自相残杀,在极度饥饿下,互相吞食彼此。

  随着姑迟国灭亡,许多被姑迟国用邪术折腾出来的玩意,死的死,虚弱的虚弱,大多都死在了这片荒芜炙烤之地。

  粗略一看这洞窟里的人面不死鸟尸体就已经多达数百具,而姑迟国里像这样的神殿远不止一二十座,巅盛时期的姑迟国人面不死鸟数量恐怕有上万!

  他今晚碰到的数量才一二百只,估计连巅盛时期的百分之一都没有。

  蚁多咬死象。

  要真有上万只人面不死鸟围攻他,就连他恐怕也要退避三舍。

  而且这还是在这些人面不死鸟如今虚弱的状态下。

  不过这尸窟里也并非一无所获,晋安发现了几只并未外出捕猎的人面不死鸟,他在元神出窍状态下,清楚看到那几只人面不死鸟的面孔上,各有一道神智不清的神魂在癫狂痛苦嘶吼。

  人有三魂七魄,这些神魂离开肉身太久,早就三魂七魄不全,有的只剩下一魂一魄,有的只剩下一魂三魄,全都记不起自己是谁,只剩下最原始的兽性杀戮。

  阴魂能上人的身体,神魂之道也同样能上身邪祟。

  此刻夜游状态下的晋安,神魂上身那几只人面不死鸟,以神魂展开神魂杀道,轻松击杀本就残缺不全的虚弱魂魄。

  大道感应!

  阴德一百!

  阴德一百!

  ……

  这些人面不死鸟每只都能带来一百阴德。

  元神出窍后肉身处于毫无防备境地,虽然已经事先留有一张五雷斩邪符,但晋安还是在姑迟国里展开闪电击杀,速战速决,清剿一座座神殿下的尸窟,并没有空暇时间让他慢慢探索这个被黄沙掩埋的姑迟国是否还藏有其它什么秘密。

  姑迟国很大。

  但对于游魂状态下的晋安,遇墙穿墙,遇沙穿沙,在地下迅速穿行,没有障碍能阻拦他,用雷霆手段快速清剿残余的人面不死鸟,赶尽杀绝姑迟国所有余孽,不留隐患。

  当清理至第十六座神殿时,晋安居然在神殿下发现一具还新鲜的尸骨。

  那人虽然被吃得只剩下骨架,但身上的衣服碎片还是新的。

  “看这衣服样式是康定国的服饰,看来守山人那些人也曾与这些人面不死鸟爆发过冲突。”

  “不过到现在为止,还只看到一具尸体,说明那些人的伤亡并不大。”

  这只是段小插曲,晋安的快速清剿还在持续。

  当他彻底把姑迟国余孽斩草除根后,足足斩获到一万四千五百阴德。

  望气术!

  阴德!

  肆万伍仟零叁拾!

  看到自己再次积攒出这么多阴德,晋安乐得眉开眼笑的同时又隐隐有些期待,这趟西域之行结束,他的阴德会不会突破十万?

  当晋安元神回壳,从闭目打坐中醒来时,看到老萨迪克他们正神情紧张的守在洞口,为他尽心尽责守肉身。

  听到身后有动静,老萨迪克他们看到晋安醒来,连忙欣喜跑来,关心问:“晋安道长您没事吧?刚才您怎么了,人突然坐下不动,快把我们吓死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djh8.com。长佩文学手机版:https://m.cdjh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