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我铁石心肠,我杀人不眨眼,你们别_白骨大圣
长佩文学 > 白骨大圣 > 第328章 我铁石心肠,我杀人不眨眼,你们别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28章 我铁石心肠,我杀人不眨眼,你们别

  第328章我铁石心肠,我杀人不眨眼,你们别费尽心思想道德绑架或色诱我

  在晋安和老道士来之前。

  神殿里一共有三人在避雨过夜。

  大家被灵雾卷入遗迹里也有十来天了,早已摸清遗迹里的生存规律,遗迹里的黑夜危险重重,徘徊着数不尽的阴祟、死人,没人敢在黑夜里离开神殿。起码在嬲认知里,没人能在黑夜外出还能活着的。

  所以,当嬲听到神殿外头的脚步声时,误以为神殿的神性消失,有邪魔攻破神殿,要大难临头,他们才刚鼓起所有勇气,准备要跟外头邪魔决一死战时,结果就看到了手指、脖子、腰上戴满十几件神性宝物,一身珠光宝气的晋安进入神殿!

  尤其是肩头还扛着一大棵桃树,桃树上还挂满新鲜粉桃!

  三人集体懵了。

  刚才还要气势汹汹与阴祟决一死战的气势,随着一泻千里,只剩下了空气一度很尴尬。

  眼睛眨啊眨。

  继续眨啊眨。

  稍落后几步进来神殿的老道士,打破了神殿里的尴尬气氛:“小兄弟,你堵在神殿门口不进去弄啥嘞?”

  “莫非是这神殿里没有女神像,只有吃人的邪恶女妖精?”

  因为晋安肩头斜扛着棵桃树,巨大树冠把神殿门口堵住,老道士进不去神殿,于是,堵住神殿门口的桃树树冠里动作熟悉的探出一颗人头。

  “!”

  桃树成精!钻出颗千年姥姥脑袋!

  神殿里三人都被树冠后突然钻出的脑袋吓得身体一哆嗦,差点就尼玛吓跪了。

  “来,来的…是什么人?是死是活?”

  惊吓过后,三人里有一人鼓起胆气,胆颤心惊问道。

  晋安被这些人给逗乐了:“废话,肯定是活人。”

  “如果我们是死人,你们还能完好站着,早被吓死了。”

  晋安扛着桃树走着神殿,这时候,老道士也跟着走入神殿,那三人见到老道士也是有手有脚,并非是什么千年桃树精,这才相信老道士是有血有肉的大活人,都是松了一口气。

  而当再三确认眼前在黑夜进入神殿的两人都是大活人,三人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己方队友的眼神凝重,能在洞天福地黑夜安全出行,眼前这一老一少爷孙俩绝对是高手。

  可当看着晋安扛在肩头上的桃树,嘶,三人都感觉后牙槽怎么那么寒酸的疼呢。

  好多的桃子!眼睛再次看得瞪直了!

  大家同样都是人,咋在洞天福地里的贫富差距那么大。

  ……

  赶路了一夜,虽然全程都是坐船,但水浪颠簸了一路也很耗费体力啊,晋安从桃树上折下两颗新鲜桃子,抛一颗桃子给老道士,两人旁若无人的吭哧吭哧吃起来。

  马上就要天亮了。

  赶紧吃颗桃子补补体力。

  等下天亮后,还要继续上路,寻找削剑呢。

  咕噜噜——

  神殿里响起饥肠辘辘的声音,是来自那两男一女的,他们眼巴巴看着晋安和老道士手里的粉红水蜜桃,又看了看晋安连根拔起的桃树,胃饿得抽搐。

  他们虽然也在遗迹里有幸找到一棵果树。

  但三人一分,也就没剩多少了。

  那不仅是他们所剩不多的口粮,也是他们身体水分的唯一补充来源,都是一天一颗果子的省着吃,哪像晋安,直接扛着一棵桃树在洞天福地里乱逛。

  “那个…这洞天福地里的仙家桃子好吃吗?是什么味道?”

  三人可怜巴巴看着晋安和老道士,一天只节省吃一颗果子补充体力与水分,让他们嘴唇干裂起皮。

  老道士被三个人盯着看,一不小心就好吃呛着了,正在那咳嗽得面红耳赤,没法吱声回答。

  晋安想了想:“肉质柔软多汁,酸酸甜甜的,挺不错,挺开胃的。还能美肤、清胃、润肺、祛痰,最神的还是能最快补充体力,身体暖呼呼,不惧邪风入体。”

  三人无法淡定了。

  描述得这么详细,他们本就饿得肚子叫,现在肚子更饿,叫得更响了。

  晋安看三人都挺可怜的,进入遗迹才十来天,人都饿清瘦了,这一看就是没少吃苦,先不说有没有找到仙缘,这洞天福地里对女孩子减肥效果倒是出奇的好。

  他看了眼饿得两颊肉都成锥子脸了,也没有故意拉低衣领勾引自己的洁身自爱女子,想了想,拿着吃了三分之二的桃子说:“想吃?”

  女子如小鸡啄米的点头。

  晋安大方说道:“你们出了神殿后,往回走,如果脚程快的话,大概六七天后会看到一片林子,那林子里有很多桃树。提醒你们一句,那林子里公猴带着一群母猴霸占桃树,偷桃的速度一定要快,估计它们现在恨死人类了。”

  “?”

  “往回走六…六七天?”

  女子懵了。

  另两人也是一脸的发懵,嘶呼,他们倒吸一口凉气,后牙槽好冷好疼。

  他们一路省吃俭用,好不容易才在遗迹里深入这么多天,现在有人告诉他们,你们走过头了,要重新往回走六七天?

  “这…太远了。”

  “要往回走六七天,岂不是要我们之前的所有努力都付诸东流,前功尽弃?”

  “我们宁可继续饿着肚子往前走,只要跟着那位紫气前辈走,也许能幸运找到用来果腹的果子。”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道,说完又可怜巴巴看着晋安。

  其实这并不能说明眼前三人的修为比晋安厉害,赶路速度比晋安快,大家同一天进洞天福地,他们却比晋安和老道士足足快出六七天路程。

  当初他们这些人被灵雾卷入洞天福地后,都是随机出现在各处神殿里的。

  有的人一出现就在秘境深处。

  有的人则在外围。

  就好比晋安的运气就没那么好了,他运气最差,随机出现在最边缘地区的神殿。

  晋安见三人可怜巴巴的样子,乐了:“你们装这么可怜,该不会是想当白嫖怪,以为我会分你们食物吧?”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做人要脚踏实地,靠自己双手奋斗来的才是永远属于自己。”

  “渔网我已经给你们,能不能打到鱼填饱肚子,那就不是我的事了。”

  “你们也别费尽心思的想道德绑架或色诱我,我铁石心肠,杀人不眨眼,不吃那一套。”晋安义正言辞的一口回绝。

  女子:“?”

  “登徒浪子!”

  “好色之徒!”

  晋安好意的授人以渔,反而还莫名其妙挨了一顿骂。

  噗,刚缓过一口气来的老道士,看到晋安吃瘪,一个没憋住的笑出声。

  晋安瞥了眼老道士:“老道,吃东西的时候少说话,不然容易肠胃消化不良会放屁。”

  手里桃子还没吃完的老道士顿时就脸黑了,一个人闷闷不乐吃起桃子来。

  那二名男子见自己同伴骂了晋安,气氛有些闹僵,于是岔开话题,他们故意不再去看那棵硕果累累的桃树,朝晋安和老道士郑重行了一礼,好奇问两人是怎么做到在黑夜里出行?

  晋安如实回答:“我们是坐船来的。”

  三人:“?”

  那女子犹豫了会,朝晋安和老道士打听起人:“二位都是高人,在洞天福地里走了这么远,不知在来的路上有没有碰到一位叫姓马,叫马木原的大汉?”

  “他长得魁梧,高大,说话带着一口北地腔……”

  女子描述起体型外貌。

  “马木原是你什么人?”晋安看一眼女子。

  女子听出了晋安声音里的异样,她焦急说道:“我们都是来自北地驱魔家族的马家,这次我们一共有两人进入这次的洞天福地开启。高人是不是见过我马家子弟?”

  晋安叹了口气,如实说马木原已经死了,让她节哀,说马木原是死在一个土夫子从背后的偷袭。当他重新回到神殿时,已经找不到土夫子那伙人和尸体。

  应该是被扔到雨水里,尸骨无存了。

  晋安只说马木原是死在土夫子手里,并未提到天师府和小凌王,是因为在场的人里只有那名女子是来自北地驱魔世家的马家,另二人是马家女人路上临时结盟的盟友,所以他打算单独告诉女子真相,并不想把另外二人牵扯进马家跟天师府的仇怨中。

  眼前三人都不是那种奸佞之人,所以晋安不想害了他们。

  天师府是个庞然大物。

  也只有北地驱魔世家的马家,或许才有与天师府角力的实力。

  晋安站起身,一脸凝重表情的朝马家女人招招手:“马姑娘你跟过我单独来一下,我有些话要单独对你说。”

  ……

  约摸盏茶功夫后,当女子跟着晋安从神殿的偏殿里重新走回来时,女子面色不好看的跟在晋安身后走出来。

  此时,神殿外头的天色也已经放亮。

  那些徘徊黑夜里的声音也已经全都消失,重新恢复了白天的平静与安全。

  晋安带上老道士,打算继续上路寻找削剑,不过在离开前,晋安从桃树上摘下一半桃子留给马夜蓉,让她自由处置这些桃子。

  马夜蓉是那马家女人的名字。

  晋安也是刚刚在偏殿里知道的名字。

  与马夜蓉暂时结盟的那两名男子,看看晋安,又看看马夜蓉,脸色平静,假装什么都没看到,什么也不知道,一言不发。

  认真说起来,是先有马木原,晋安才能找到那些充饥的柿子,还有那张神异非凡的石弓。

  所以这是他欠马木原的。

  既然马木原已经死了,晋安自然要把这份因果还给北地马家。

  他晋安不希望欠人情债。

  这一半桃子跟石弓比起来,还是他更占便宜。

  “公子,我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马夜蓉朝离开神殿的扛树背影喊道。

  晋安抬手朝身后摆了摆,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雨幕里,晋安和老道士的身影渐行渐远。

  ……

  “小兄弟,你刚才跟马姑娘单独说了什么?”雨路上,老道士好奇问晋安。

  晋安说出了内心顾虑,说马木原的真正死因他只能跟马家人单独说,免得拖累其他人下水。

  老道士哦的点点头,说原来如此。

  “老道你就这么相信我说的一切?”晋安见老道士对他这么信任,心中一暖。

  头顶举着匾额挡雨的老道士,奇怪看一眼晋安:“咋的,小兄弟你想让老道我怀疑你跟马姑娘有啥关系吗?”

  “小兄弟你忘啦,老道我可是懂得相术,你是不是嫩雏儿,老道我一看面相就知,面相又不会骗人。”

  老道士挤眉弄眼打趣一句晋安,那笑脸如一朵老菊的猥琐模样,仿佛在说,小兄弟你就只差把“纯阳童子”四个字贴在脑门上那么显目了。

  在他们这些懂相术的人面前,一个人有什么秘密都写在脸上。

  晋安刚才还被感动温暖的心,顿时恼羞成怒想要锤老道士。

  “老道,我见你这一路上都抱着匾额嘀嘀咕咕,你在嘀嘀咕咕什么呢?”晋安瞪了眼多嘴的老道士,然后岔开了话。

  从昨晚搭上船开始,晋安就发现,老道士这一路上都在嘀嘀咕咕。

  只是因为之前都有人在,所以他没问老道士,直到现在只剩他们两人后,他才好奇问老道士。

  老道士神神秘秘说道:“小兄弟,这匾额可了不得,它能带给人好运,能让人心想事成。”

  “知道老道我为什么能一路逢凶化吉,找到林子、桃子吗?”

  “老道我只需不停祈福,就能在天黑前找到神殿。老道我快要弹尽粮绝时,祈祷食物,食物,结果就找到了桃子。”

  “小兄弟你说这匾额是不是很神?”

  “所以老道我从昨晚开始就一路祈福,找到削剑,找到削剑。”

  老道自鸣得意的说道。

  “不过也不是什么事都能灵验,好像还跟距离与难易度有关,比如老道我祈福了好几天才与小兄弟你重逢。”老道士思考说道。

  晋安听完,顿时乐了,感情这匾额就跟老道的嘴一样,都是开过光的。

  他开始关怀起老道士的身体:“老道你渴不渴,饿不饿,要不要来一颗桃子补补体力?你渴了饿了就跟我说,祈福不要停,今天能不能找到削剑就全靠老道你这张开过光的嘴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djh8.com。长佩文学手机版:https://m.cdjh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