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李公子,您今夜可愿与小女拜堂成亲_白骨大圣
长佩文学 > 白骨大圣 > 第281章 李公子,您今夜可愿与小女拜堂成亲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81章 李公子,您今夜可愿与小女拜堂成亲

  第281章李公子,您今夜可愿与小女拜堂成亲,洞房花烛夜?

  客栈掌柜是名矮脚老头。

  脑门上还贴了张狗皮膏药。

  怎么看。

  都不像是掌柜。

  反倒更像是妓院龟公,专门站在门口招揽生意的。

  此时,客栈掌柜顺着木制楼梯,边走下楼边喜气洋洋的朝在座食客们抱拳:“今天是小女成婚之日,承蒙各位在座宾客赏脸,今日这么多贵宾在场,正好给爱女和马公子的成婚做个见证人。”

  “今天是大喜的日子,自然是要高高兴兴,今晚所有酒水和饭菜都由本店承包了。”

  客栈掌柜满脸喜色说道。

  别人嫁女儿,都是老父亲黑着脸,恨不得拿起九齿钉耙把几天时间就拱走自己含辛茹苦养大二十几年大白菜的猪给赶走。

  看全天下男人都是馋他女儿的烂男人。

  毕竟只有男人才最了解男人的那些小心思。

  可反观这位掌柜脸上的眉开眼笑,就跟老菊含苞绽放一样精彩,一对绿豆小的眼珠子笑得都快找不到眼缝了。

  早在看到客栈掌柜走下楼梯的第一眼起。

  晋安就认出了对方身份。

  正是今晚出现在府城的古董商人五人之一——

  那个飞头蛮。

  晋安此时是元神出窍状态,所以这些古董商人的易容术到了他面前,根本就藏不住。

  在客栈掌柜的肉身下。

  还藏着另一副五官神魂。

  接下来,晋安并没去听那客栈掌柜接下来讲了什么,他不动声色的开始环顾起这家客栈,寻找古董商人的其他同伙。

  这时,一名手持两把杀猪刀的大厨,从客栈后厨走出来,站在大堂边缘看热闹,让人联想到庖丁解牛这个成语。

  那大厨身形高大魁梧,微微有些驼背,后背长着一只隆起的驼峰…正是古董商人五人里的另一人。

  那名使用一对巨型圆月弯刀的驼背男人。

  二口女、飞头蛮、驼背男人,现在晋安已经找到三人,可剩余的问事倌、形似阴间判官的高大巨人,他并没有在这里找到。

  此时,客栈里的娶亲唢呐声还在呜呜咽咽的热闹吹奏着,新郎官和新娘子跟在客栈掌柜身后同时走下楼。

  大堂里有人喊道:“掌柜的,你说你女儿跟那书生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今晚刚认识就互相一见钟情,可我怎么见那书生满脸不情愿的样子。你看他脸上一点喜悦都没有,反而脸色苍白,像是被吓丢魂的样子,你们这家店该不会是黑店,强行掳掠书生招上门女婿吧?”

  开口说话的人,是那批刚进客栈的绿林草莽,这些人都是常年刀头舔血,把砍刀别在裤腰带上过日子的浑人,天不怕地不怕,说话无所顾忌。

  客栈掌柜笑说道:“客官您说笑了,我们这是光明正大的开门做生意,哪能是黑店呢。或许是因为马公子太高兴了,第一次成婚没经验,所以有些不知所措,喜不自胜吧。大伙可以当众问问马公子,他是否真心诚意愿意娶我女儿为妻?”

  当客栈掌柜回头看向身后的新郎官,只留给大家一个背影,没人能看到他此时的脸上表情。

  而客栈掌柜回头看向那名此时面无血色,额头不停流下大颗大颗冷汗的书生新郎官时,新郎官面色苍白的朝大伙点点头,说他与叶娘一见钟情,情投意合,今夜愿娶叶娘为妻。

  这些大字都不识几个的绿林草莽,此时一点也没察觉到这家客栈气氛不对,他们的注意力压根就不在书生身上,他们的目光始终都是在走下楼梯的新娘子身上,不少人目露邪光的摩擦了下手里的砍刀,起哄喊道:“掌柜的,就算书生真与你女儿一见钟情,可你说你女儿跟那书生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你不让你女儿露露脸,让大伙掌掌眼,我们又怎么能看得出来你女儿究竟是美是丑?是不是真的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呐……”

  “大伙你们说对不对?哈哈哈。”

  这些人哄堂大笑。

  客栈掌柜神色尴尬,脸上表情为难的说道:“几位客官,这大喜的日子,自然是由新郎官入洞房,洞房花烛时才能掀开头盖,现在就掀盖头恐怕不吉利吧……”

  “这样,小老汉在这里先向几位客官自罚酒三杯,作为赔罪,另外我再让店里小二抱上几坛在地窖里珍藏了二十年的女儿红献给你们客官。”

  那些绿林草莽此时看着新娘子包裹在嫁衣下的玲珑曲线,集体精虫上了脑,继续闹哄哄的起哄着:“掌柜的,我们看你女儿那双腿夹实得紧,书生有什么好的,手无缚鸡之力,哪有我们哥几个身强体壮,有求必硬。如果那书生满足不了你女儿,我们哥几个倒是可以代劳他洞房花烛,代替他掀开小娘子的红盖头,哈哈哈……”

  “不是有句话叫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嘛,能死在你女儿那双夹实的腿下,我们哥几个做鬼也愿意。”

  这些绿林草莽越说越是污秽不堪。

  满嘴污言秽语。

  把坐在大堂里的仅有几名女性,如那对大户人家出来的母女,听得直皱眉头,面露不悦。

  虽然新娘子盖着红盖头,可那身材该凹的地方凹如幽深峡谷,该凸的地方沉甸甸,两条修长笔直的长腿,婷婷玉立,不用看都知道那双腿能夹死个男人。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这新娘子,就是个媚骨天生的勾人小妖精,哪怕盖着红盖头没有露脸,就已经勾引得几个大汉为她争风吃醋起来。

  “这……”

  “这……”

  客栈掌柜碰到这帮子油米不进的荤汉子,面露难色,眼看局面要失控,急得满头大汗,不知道该怎么应付眼前乱糟糟的混乱局面时。

  此时,一女子的轻柔糯糯声音,从红盖头下响起。

  “爹爹,女儿不会让爹爹为难,还请爹爹能让女儿自作主张的说几句……”

  穿着嫁衣,盖着红盖头,一直沉默不说话的掌柜女儿,此时挺身而出的主动开口说话,那声音,楚楚可怜,泫然欲泣,听得男人心里头酥麻,浑身骨头都软了,这就是个勾人又磨人的狐狸精。

  红盖头下的叶娘,声音哀怨的说道:“叶娘这辈子最钦佩的就是腹有诗书才华的读书人,所以叶娘这辈子的心愿,就是想嫁一位书生。希望那书生能好好待叶娘,好好待家父,以后考上个功名,有个一官半职,不要当太大的官,只要能让家父不用再每天起早贪黑开店,每天都要操心客栈生意就行。”

  “但叶娘这辈子经历坎坷,这辈子心不如人愿,第一任丈夫不是书生,刚成婚不久又逢噩耗,夫婿遭遇意外身亡……”

  叶娘说到了伤心处,红盖头下的她,轻泣出声。

  “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今日幸遇到马公子,他为叶娘所吟的这首千古名诗里的意境,正好说中了叶娘的心坎,说中了世间女人这辈子最简单但也是最可望不可求的心愿……”

  “既然在座的宾客们自认为能取代马公子在叶娘心中的地位,那不妨开个斗诗会,如果有人在才学,才高八斗上胜过马公子,今日叶娘就愿意跟他成亲,哪怕是当个三妾,四妾,做个没有名分的小房也心甘情愿。”

  “假如在场各位贵客在诗书才华上比不过马公子,那么想与叶娘成亲的事就休要再提了。叶娘虽然只是一介普普通通的乡野村妇,这辈子没有读过多少圣人言,可也懂得什么是孝心,什么是女子贞洁,如果各位一再相逼,叶娘今日宁愿撞死在店里柱子上,也不愿拖累了我爹爹。”

  叶娘虽然声音楚楚可怜,可也是个贞洁烈女,说话掷地有声,有进有退,把条件开出来给大家,以诗摆擂台,大家凭本事赢人。

  既不让客栈掌柜为难,又保住她的贞洁名声。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这叶娘是个吃男人不吐骨头,专门喜欢四分五裂吃书生的邪道女修,还真要被她这么副孝女表演给蒙骗过去。

  接下来随着叶娘手指的方向,那群大字不识几个的绿林草莽,下意识去看挂在柱子上的字画。

  这些绿林草莽里中少数几个识字的人,开始念起字画上的诗——

  ……

  “梁家画阁中天起,汉帝金茎云外直。”

  “楼前相望不相知,陌上相逢讵相识?”

  “借问吹箫向紫烟,曾经学舞度芳年。”

  “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

  这些草莽汉子居然还真的对着字画苦思冥想起来,可一时半会也没人对得上诗。

  要不怎么说色令智婚呢。

  就在这时。

  客栈大堂里响起一个声音洪亮的声音:“不如让小生尝试一下?”

  “既然叶娘憧憬‘愿作鸳鸯不羡仙’,这家客栈又叫鸳鸯楼,那么我就也以‘鸳鸯’为点题,为叶娘献丑诗赋一首。”

  “十里平湖霜满天……”

  “寸寸青丝愁华年……”

  这是一个咫尺却天涯,有情人不能走到一起,最终相思成疾的沙哑,低沉嗓音。

  如一座湖水逐渐被思绪愁容填满、

  那是一段没有结果的恋情。

  从热血少年的热恋到两地分离,慢慢熬断了少年的白头。

  “对月形单望相护……”

  那逐渐沙哑,悲沧的声线中,似乎有无限感慨,似乎有说不尽的无数相思话,想要对伊人诉说,可心中的伊人却没在身边,有情人却走不到一起,每到夜色深沉,对月相思时,只剩独自一人的凄凉。

  “只羡鸳鸯不羡仙……”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做连理枝,两个能相爱的人走到一起,好好珍惜吧。

  以前总是笑话别人,相爱的人怎么可能最后不能在一起,后来在‘孤灯不明思欲绝,卷帷望月空长叹’中才明白,有情人能最后走到一起才是最‘奇怪’的啊。

  无缘无分总好过有缘却无分。

  因为无缘无分,就不用相忘于江湖,不用明白“只羡鸳鸯不羡仙”中的相思苦了。

  大堂中吟诗的并非是那群草莽胚子,而是一名面白无须,脸上白白净净,五官长得眉清目秀的柔弱书生。

  这清秀书生继续深沉吟诗:“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只要能长相厮守一生,就连神仙也不愿意做,叶娘,我们前世可曾认识?”

  ……

  ……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大堂里,那对母女里的婷婷玉立少女,嘴里反反复复咀嚼这首诗词,她看向大堂中那名面带相思忧愁,一双深邃眼眸里写满了深沉沧桑故事的英俊郎君,看得短暂失神,这位公子的心中,肯定有一位苦苦相守的人儿吧?

  也不知道是谁家伊人才能住进这位公子的心里……

  少女这么一想,又马上脸皮一红的在心里碎了一口:“呸,什么公子,明明就是个登徒浪子的色胚书生,跟那些草莽大汉一个德性,都是想馋掌柜女儿叶娘的身子。”

  “果然娘亲说得对,天下男人一般黑,天下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男人的嘴就是骗人的鬼,男人最擅长的就是用花言巧语哄骗女人芳心了。”

  此时的风水先生和大头老头,全都目瞪口呆看着此刻正对叶娘深情款款吟诗的晋安。

  两人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

  “?”

  “?”

  但此时站起身,正深情款款注视叶娘的晋安,并没有注意到身后两人的脸上神色不对劲。

  晋安注视叶娘方向,声线沧桑,低沉的说道:“不知道为什么,今日与叶娘第一次相见,在下就觉得与叶娘你似曾相识,仿佛是我们在前世轮回中就早已经认识?或许,正是因为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换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我用一千次回眸换得今生在你面前的驻足停留,才能在今世今日今刻终于得以与叶娘你相遇!”

  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换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我用一千次回眸换得今生在你面前的驻足停留……

  那名婷婷玉立少女一遍遍咀嚼这句话,目光里泛着光芒的看着晋安侧颜。

  她心里一次次想起娘亲对自己的告诫,一次次告诉自己,对面这位公子是名最擅花言巧语的登徒浪子。

  十足的色胚子。

  可她长长的眼睫毛眨动,忍不住一次次去偷看对方侧脸,那张吹弹可破雪白脸颊上的两片红霞越来越浓。

  此时的风水先生、大头老头:“……”

  两人此刻全都震惊无以复加的看着晋安。

  晋安公子!

  你这些话,夫人可曾知道?

  ……

  就在这时,一直站在掌柜身后不动,穿着嫁衣,盖着红盖头沉默不言的叶娘,忽然贴耳朝客栈掌柜轻声耳语几句。

  客栈掌柜诧异看看身后的“自家女儿”,然后又看向晋安方向,随后,这位短腿小老头笑呵呵看向晋安:“小女托我问一句,不知这位公子怎么称呼?”

  晋安抱拳回礼,大方得体的笑说道:“在下姓李,唔,偷桃报李的李。”

  客栈掌柜:“?”

  “原来是李公子,李公子才高八斗,腹有诗华,小女说她很敬仰李公子的学识,深深被李公子的才学与才情所折服。”

  客栈掌柜说完,他扯了扯嗓子,问在座其他人:“不知在场贵客里,可有人想与这位公子斗诗?”

  今夜坐在这里的,不是杀人犯,就是吃死人饭的走阴镖师,也就晋安这么一个看着像是有文化人的柔弱书生,掌柜连问三圈都没人答得上来后,他又转头看向身后的马公子。

  面对客栈掌柜看来的目光,马公子面色一变,脸上神色更加苍白了,他额头冷汗直冒的连忙慌张摇头,磕磕巴巴说他学识不如李公子,愿赌服输,愿意成人之美,拱手相让叶娘。

  他看向晋安的惊恐目光,充满了同情……

  “李公子,您今夜可愿与小女拜堂成亲,洞房花烛夜?”客栈掌柜笑看向晋安方向,两只绿豆眼笑得都快找不到缝隙了。

  就像是老丈人看女婿,越看越是心头肉。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djh8.com。长佩文学手机版:https://m.cdjh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