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石牛好像活了?_白骨大圣
长佩文学 > 白骨大圣 > 第271章 石牛好像活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71章 石牛好像活了?

  第271章石牛好像活了?

  “李胖子,说了这么多……”

  “你说到了都尉、府尹……”

  “又说到来自京城的玉京金阙高手、镇国寺高手、天师府高手……”

  “唯独没说到你自己!”

  “来说说你吧,你在这场朝堂动荡中又是什么身份?”

  晋安目光平静注视李护卫,现在李护卫哪怕自称是啥皇子,太子,王爷,替现任圣君微服私访民间,调查官场毒瘤,晋安都不会感觉意外了。

  一说到自己身份,李护卫顿时腰杆一挺。

  那股自鸣得意的样子。

  晋安咋看咋眼熟?

  想了想,晋安呵呵乐了。

  这不就跟孔雀开屏翘尾巴的老道士,一个模样吗!

  此时,李护卫很严肃又让人觉得很搞笑的义正言辞说道:“咳咳,本官任职于京城刑察司,这次隐姓埋名来到武州府,就是为调查武州府官员奸细一案。”

  “刑察司与大理寺、御史府,并称三大法司,算是三权分立司法审判。”

  “就好比这次的调查外族奸细安插进官员的名单,因为事关重大并且牵连甚广,所以这案直接归京城刑察司管。”

  李护卫继续说道:“而我在武州府的主要职责,就是潜伏在民间,暗中扶持三大药材商,掌控武州府的药材渠道流向,根据各地特殊药材的消耗情况,纠察出那些外族妖僧邪道的躲藏踪迹,然后配合都尉抓人。”

  ……

  “那什么,晋安道长,陈道长见到本官,就不用行礼了,本官平易近人,深受民间百姓爱戴,可以免礼,见到本官可以不用行礼。”

  呵呵。

  晋安朝蹬鼻子上脸的李护卫呵呵一笑。

  手里还拿着扫帚和畚箕的老道士,他朝晋安撇撇嘴:“小兄弟,老道我突然好想打人。”

  “如果让小兄弟你养的这头山羊不小心顶翻刑察司的官员,撞得鼻青脸肿,咱们这算不算是袭击朝廷命官的大罪?”

  晋安直接大手一挥:“削剑,关门放羊!”

  唔,这位五脏道观的年轻观主,一点都没有怵了李护卫身上的官场身份。

  李护卫不怕老道士,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晋安养的那头长得跟牛犊一样大力气的山羊,一听晋安要关门放羊,当即就厚着脸皮的讪讪一笑:“开玩笑,开玩笑,二师兄你可千万不要当真。”

  强烈的求生欲。

  让李护卫已经放下所有脸皮。

  晋安还没答应收徒,他已经对削剑强行攀关系,连二师兄都叫上了。

  见过厚脸皮的,没见过这么厚脸皮求生欲的,晋安和老道士都是脑门垂下黑线。

  接下来,李护卫大致解释了下刑察司、大理寺、御史府的关系。

  这三家是康定国的最高三大司法机构。

  大理寺相当于最高法院,专门审各种大案,要案,特殊案子。

  权利最大。

  这里的寺,不是寺院的寺。

  寺,从来就不是寺院、佛寺的意思,那只是民间误解,寺通廷,在官方上是机构的意思。

  而御史府,平时不怎么出面审判普通案子,只负责审判朝廷官吏,甚至皇亲国戚。

  假如碰到特殊案子,或是大理寺有冤假错案,御史府也有权出面复审,钳制大理寺。

  至于刑察司。

  一说到刑察司,李胖子就唉声叹气。

  “哎,现在我们刑察司是最势微的时候,要不然这种牵连这么大的特殊案子,再怎么也轮不到刑察司来追查。”

  “大理寺和御史府那帮官场老爷都舍不得离开权利斗争中心的京城,都担心自己一旦离开京城,就会受到对手弹劾或架空了权利。”

  “而且这种案子也是最吃力不讨好的,短时间没可能调查得出结果,十几年前的那次大事,朝野震动,把京城那些权贵都吓得不轻,深怕因为办事不利也会步了后尘,人头落地,家人流放,大家都唯恐避之不及,哪还有那个胆子往这案上凑的。所以这种吃力不讨好还有可能因漏网之鱼惹来麻烦的案子,最后就落到最势微,没有话语权的刑察司头上。”

  不过,有一点很明确,不管是现在权利最大的大理寺,还是御史府,还是最积弱的刑察司,都只是用来制约普通人或官员的机构。

  如果碰到特殊案子,朝廷会派人客客气气去请住在玉京金阙或镇国寺或天师府的民间能人异士,配合三大司法机构办案。或是让三家调动当地的道观或佛寺,辅助当地官员一起办案。

  不管是玉京金阙、镇国寺,还是天师府,都是民间组织,它们是道佛两教的最高修行圣地,是一个让天下各地高手能有个聚集一起讨论道法、佛法,彼此交流修行心得的地方,并不是朝廷机构,不归朝廷指挥。

  因为京城就在天子脚下,是天下龙脉汇聚之地,人杰地灵,所以玉京金阙和镇国寺都在京城。

  至于天师府,算是半个朝廷机构吧。

  一开始是先有玉京金阙和镇国寺,后来才有天师府。

  天师府是个风水高手聚集的地方,创立之初,也想效仿前二者,广纳天下各地风水高手,互相讨论心得,共促进步。

  只是这天师府到后来,逐渐变了味,随着替皇室、王爷、侯爵、朝廷官员们点穴寻阴宅,跟官场牵扯越来越深,这天师府的人开始染上了当官病。

  一个个都扎进官场权势中,反而不求修行,只求攀上皇室贵族,早已经不复初心。

  以上这些都是通过李护卫之口,晋安旁敲侧击到的情报,对这个世界的格局再次有了清晰认知。

  ……

  晋安最后面色古怪的看一眼李护卫:“李胖子,你的真名呢,你还没说呢?”

  也不知道李护卫是装傻充愣,还是真不知道晋安的话中有话,他有些发懵回答:“晋安道长你忘啦,上次我说过,我李某人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理所当然是姓李啊。”

  晋安瞥一眼李护卫,也不知道他是真信了李护卫的话,还是假信,朝李护卫呵呵笑了一声,然后不再提真实姓名的事了。

  “李胖子,既然你们是秘密行事,你把这么多秘辛事告诉我们,你就不怕我们把你、都尉、府尹的事都给抖搂出去?”晋安还有最后一件事想不明白。

  李护卫倒是心大:“我相信晋安道长你不是那样的人。”

  “我李某人看人不会有错的。”

  “如果晋安道长和五脏道观的人,真是那种肚脐眼狭小的小人,是不会因为一些毫无瓜葛的墓里亡魂,嫉恶如仇,替那些千年前的冤魂伸冤,报仇雪恨。这是其一”

  “其二,不知道为什么,自从第一眼见到晋安道长起,我、都尉将军、还有府尹大人,都很看好晋安道长你,觉得晋安道长你第一眼就特别的…与众不同,让人感觉忘年交,自来熟。”

  “其三,我们也有想与晋安道长联手,一块永绝后患了那帮伤天害理的外族妖僧邪道。我们都有共同的敌人,所以合作是迟早的事。”

  李护卫竖起三根手指,他并没有回避晋安的目光直视,坦诚布公说道。

  唔,晋安笑眯起两只眼睛,他就是喜欢像李护卫这样喜欢讲大实话的人,一看李护卫就是不会说谎的那种人,他也不是那种迂腐的人,当然知道啥叫忠言逆耳,谗言顺耳。

  晋安笑眯起两只眼睛,和蔼笑看着李护卫:“我听过忠言逆耳利于行的典故,李胖子你再多说一些,主要是多说说有关于我的好,让我以后每每想到今日的忠言,继续利于行,多多助人为乐。”

  李护卫懵了:“?”

  忠言逆耳利于行的正确意思,难道是我从小就被教书先生给带偏了吗?晋安道长这个才是真正的含义?

  一旁拿着扫帚畚箕的老道士,不忍直视的捂脸,娘嘞,厚颜无耻碰到厚颜无耻,两个厚颜无耻加一块,小兄弟你这是得寸进耻啊!

  晋安总觉得李护卫还有别的事没说,不过对方不想说也算了,只要他知道李护卫的身份是友非敌就行。

  今天李护卫肯告诉他这些秘辛事,已经是对他推心置腹。

  至于其它的一些旁枝末节就没必要再刨根问底了。

  做人嘛,要懂得适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必要事事都刨根问底,有些秘密逼急了,容易父子反目,兄弟相残,这些例子不胜枚举。

  谁心里还没几个不想被人知道的秘密呢?

  ……

  孙强是府城本地人屠夫。

  今天,府城一家大户的家丁,冒雨偷偷找到他,说他们家供给下面佃户耕地的耕牛,意外淹死了。

  这家丁打算请孙屠夫去府里,屠宰那头意外淹死的耕牛。

  孙屠夫算是府城里名气有些大的屠夫了,他经手的猪、羊、牛、狗…不计其数,一身屠夫煞气隔着远远一条街,都能吓得街头恶犬夹起尾巴呜呜咽咽逃走。所以谁家要杀猪杀羊,都会找他,即便是屠牛的生意,私底下也经手了七八头吧,可谓手法熟练。

  当了一辈子屠夫,孙屠夫什么场面没见过,唯独说到这屠宰牛,呵呵,是最有意思的。那些家里最不缺耕牛的大户人家,总能隔三差五就有千奇百怪的杀牛理由。

  比如牛的脚崴了,不忍看牛痛苦,于是给牛“安乐死”。

  比如牛吃草的时候,因为太贪吃,从一二十米高落差的山上掉下去,摔得奄奄一息,主家为了替牛解脱痛苦,于心不忍的又给牛“安乐死”。

  再比如牛中暑,于是又双给牛“安乐死”。

  ……

  这次的理由更离谱。

  耕牛淹死了?

  孙屠夫跟在家丁身后,每每想到这个理由,就有些想笑。

  这些人连找个杀牛的借口,都这么懒得动脑子了吗?

  这连续干旱,田地龟裂,滴水不沾,别说耕牛下田耕地了,连河里的水都干涸了,这水都没了,你哪门子的意外淹死?

  不过,这些大户人家,不是孙屠夫这一个普通屠夫能招惹得起的,他也懒得寻思这里面有没有什么门道,只要每次给的打赏足够就行。

  如果碰到好说话的人家,或许还能蹭一点剩下的牛杂解解馋……

  淅淅沥沥。

  天上还在下着雨。

  孙屠夫跟着大户人家的家丁,随便披一件蓑衣和斗笠,走在街市上,任由那些雨水打在他脸上,在脸上结成一颗颗水珠。

  给他那张黝黑粗糙的面庞,带来旱情过后的难得冰凉,心里吐槽这旱情持续了这么久,最近府城里物价飞涨得厉害,老天爷总算是下雨了,再不下雨老百姓就真的过不下去了……

  直到,一尊高大石牛石像映入孙屠夫的眼前。

  那尊石牛威猛高大,气势磅礴,它微低头,前蹄抬起,像是身上正负重驮着什么东西,重若千钧…一股沉厚、历史岁月的沧桑、孤独、悲凉气息扑面而来。

  石牛栩栩如生,每一根腱子肌肉的纹理都清晰雕刻出来,。

  这尊石牛的来历,身为从小在府城长大的本地人,孙屠夫自然知道,听说是十几年前的一次阴邑江断流,从江底下挖出来的,与这石牛一起挖出来的,还有石牛背上驮着的一口石棺。

  听老一辈讲,当时这石牛被打捞出来时很古怪,就像是在阴邑江底下驮棺前行,仿佛是活的,一直在江下吃力前行,直到那次阴邑江断流才暴露出来,而那石棺里葬着的人,是名道士……

  但这事毕竟已经过去很久。

  老一辈们的许多民间志怪传说,都变得模棱两可,真假难辨了。

  或许这头石牛真的是从江底下打捞出来的,但是不是真有什么石棺,真葬着什么道士,谁又能说得清呢。

  也许是江边哪个村子,往江里扔的石牛也说不准。

  阴邑江两边的村子不少,自古就有龙王传说,有不少人为了祈福风调雨顺,来年不发洪涝,两江百姓没少祭拜阴邑江,往阴邑江里投一些陶罐、石鳖什么的稀奇古玩意。

  就比如说,前些时间的连续干旱,就有不少人把年轻女子投江,献给龙王当水神娘娘。

  “真是造孽!这些人这么草菅人命,也不怕遭到报应,天谴吗!”

  孙屠夫心有不忍的叹气一声。

  就在孙屠夫刚说完天谴二字,快要走过石牛时,他蓦然停住脚步,两只眼睛不可思议的瞪大,像是看到什么意外场景,呆愣出神。

  “孙屠夫,看什么呢,快走啊。”一直走在前面的家丁,看到身后的孙屠夫突然停住不动,居然对着广场上的石牛如被石化了一样发呆,他有些不耐烦的走回来喊道。

  孙屠夫怔怔出神好一会,直到被家丁叫了好几声,他才如被人当头喝棒惊醒一样,神色惊慌的手指石牛朝家丁急促说道:“小,小哥,刚才有没有看到,这头石牛好像活了过来?”

  家丁不耐烦的瞅瞅广场上摆放了十几年的石牛。

  这石牛他看了十几年,这么多年的风吹雨打,日晒雨淋,表面石料已经有点暗灰,这一动不动的姿势,他早就看腻了,闭着眼睛都能描绘得出来。

  雨天的路不好走,家丁只想早点回府避雨,不耐烦的催促道:“别磨蹭了,肯定是孙屠夫你眼花了,这不就是个普通石牛吗,哪来的活了,走走走,别再磨蹭耽误时辰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djh8.com。长佩文学手机版:https://m.cdjh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