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庙上的门 杀猪的盆 大姑娘的癸水 朱_白骨大圣
长佩文学 > 白骨大圣 > 第200章 庙上的门 杀猪的盆 大姑娘的癸水 朱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00章 庙上的门 杀猪的盆 大姑娘的癸水 朱

  第200章庙上的门杀猪的盆大姑娘的癸水朱砂血

  “不好!墓塌了!”

  “救人!”

  “赶紧救人!”

  狂风夹着斜雨,贾家祖坟这边一下乱作一团,大家赶忙冲进墓地救人。

  好在老道士此前让人提前架好防水油布,没让外头雨水流进墓地,泡软土壤,避免了造成更大的坍塌。

  这回贾家人更是把老道士奉若神人了。

  “陈道长,您是怎么料事如神,料到墓地会坍塌,提前架好棚布的?”贾家人一边看着棚布下大量贾家下手在抢挖塌方坟土,一边目光钦佩看着老道士。

  老道士现在可没空跟贾家人攀谈,墓地坍塌,救人要紧,虽然墓地坍塌不严重,可还是埋了好几个人进去。

  这时。

  晋安身影一冲。

  他冒雨冲进墓地,也开始参与进抢救被埋的人。

  老道士也跟着冲上去救人。

  当晋安参与进救人,贾家人这才惊讶,错愕的注意到,一直一声不响的晋安,居然天生神力,他手里的铁铲就像是化作了轻若无物的飞铲,手里动作如风火轮,快得看不清动作。

  有了晋安的加入,很快便救起被坟土掩埋的三个人。

  只是坟墓经过这么一坍塌,要想取棺,又要耽误不少时间。

  一来是要重新清理土壤,并且要重新加固竖井葬的坟土,避免发生二次坍塌;

  二来是要重新去找工具,架设新的滑车来吊起竖葬棺材,这滑车工具主要包括了木架、滑轮、短轴、绳索,刚才那一场坍塌几乎把滑车埋进去一半。

  此时已经被雨淋湿的老道士,看着正在紧急抢挖坟土的墓顶,面露忧色道:“取棺这事,即便没滑车也不要紧,有我小兄弟在场,他命格是在场人里最硬的,可以临时充当背棺人下墓地背棺材。”

  “现在最麻烦的,是清理坟土和加固坟土需要耗费不少时间……”

  “希望能尽快重新加固完墓地……”

  咔嚓!轰隆!

  突然。

  一声闪电霹雳,撕裂长空,劈在众人不远处的一棵老柏树,居然直接把那棵老柏树从中间劈开成两截,树心冒起焦黑黑烟。

  在墓地风水里,柏树寓意正气、高尚、长寿、不朽。

  所以,后人都喜欢在先人墓地旁种上一棵柏树,既是后人对先人的敬仰与缅怀,也是蒙受余荫的意思。

  看着就距众人二三十步外的老柏树突然被雷劈成两截,此时正围着贾家祖坟的几十号人,都被吓一跳。

  一时间有些不敢继续动土了。

  “几位施主,赶紧让贾家的人继续往下挖,你们放心,这不是贾家先祖显灵,而是刚才墓顶开裂,有尸气冲天而出,所以才遭来天打雷劈。”

  “现在墓地已经挖开,如果不继续往下挖,尽早取出棺材,马上就要到天黑了,一旦天黑,孤阴滋长,这坟墓里的煞尸就要跑出来吸人血,借人阳气来修行了。”

  老道士见贾家下人都不敢挖坟土了,他用道袍抹一把脸上的雨水,顾不得身上狼狈,朝贾家人着急喊道。

  贾家的人此时也自知已没退路,同时他们也都见识到老道士和晋安都是有真本事的道长,于是,贾家人亲自下场催促下人赶紧挖坟,并提出丰厚报酬。

  贾家下人一看连自家主子都不怕天打雷劈,亲自下场挖坟了,他们也都一咬牙,继续挖坟。

  都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这次果然挖坟土、加固坟土的速度快了不少。

  此时就连晋安和老道士也已经一块下场了。

  半个时辰后,终于挖出第一口棺材,那是口红馆,意寓是寿终正寝的喜丧,借助滑车成功吊出沉重棺材。

  还好滑车及时抢修出来,不然光是这口八九百斤重的沉重木棺,墓地里的坟土塌方后松软没法借力,晋安感觉他现在两脚像是踩在棉花地上,他还真不一定能轻松背出棺材。

  他虽然力气大。

  那也得要有脚踏实地的借力地方才行啊。

  此时天色愈加黑沉了。

  由于阴雨天没有太阳,天色黑得早,距天黑只剩不到半个时辰。

  而墓地这边,已经点燃起不少火把用来照明。

  “这块祖坟里,一共葬着两口棺材,是我们的父母。”

  “这口红棺大一些,里面葬着的应该是我爹,墓地里应该还有一口细小些的红棺,那口红棺是我娘的棺材。”

  贾家兄弟仔细辨认棺材后说道。

  那口新鲜挖出来的棺材,还沾着不少土壤,那几名贾家兄弟倒是孝顺,不顾坟土的脏与晦气,亲自给父亲棺材擦去表面的黄土,防止棺材被雨水打湿。

  墓地里还在继续抢挖坟土,这边老道士和贾家人,在头顶遮雨的棚布下,开始开棺验尸。

  “小兄弟,这口棺材在刚才的坟土坍塌下,被砸得有些变形,棺材钉不好取,你一身力气强壮如龙虎,你来帮贾家人撬开棺材盖。”

  “好。”晋安点头。

  砰!

  晋安一掌拍在棺材盖边缘,百来斤的沉重棺材盖,居然直接被晋安一掌拍飞出去。

  “这……”贾家人看得目瞪口呆。

  他们下意识缩了缩脖子,这一巴掌要是拍在他们天灵盖上,恐怕直接要找不到脖子了,脑袋直接被拍扁进胸腔里吧!

  开棺后,晋安丝毫不怵怕棺材里的尸骨,也不怕诈尸,离棺材最近的他,走近棺材低头一看,棺材里的贾家先人早已经烂成枯骨,只有一堆骨骼粗壮的男人骸骨。

  “不是贾芷蝶。”

  “贾芷蝶不在你们父亲的棺材里,那应该就是藏在另一口棺材里了。”

  就在这时,墓地坑道里传出惊喜喊声:“找到了,找到了,我们找到第二口棺材了。”

  终于赶在彻底天黑前,挖出最后一口棺材。

  可惊喜叫声还没响起多久,突然,墓地里传出集体惊恐声,所有挖坟土的人全都手脚并用的狼狈跑出来。

  这些人一边跑一边惊恐大喊:“血!血!都是血,好多的血!”

  “是血土!这底下有会流血的土!”

  “撞邪了!快跑啊!”

  地面的人还没反应过来,已经有一道五色道袍人影,唰的劲步冲出,逆势而上,一头扎进墓地竖井里。

  老道士这才反应过来,人急忙跑向墓坑边。

  晋安一下墓坑,就看到竖井土壤下,正在咕噜噜的往外不断冒出像血一样的液体。

  就像是他们挖穿了血池,墓地里正在咕噜噜往外流血。

  而在被鲜血浸红的血色土壤里,正歪斜倒着一口红棺。

  那红棺有一大半部分都埋在厚重的血土下。

  此时红棺被血水浸得已经变了色。

  变得黑红。

  黑红。

  棺材表面被黑血包成黑红色,这是在由红棺向着黑棺转变。

  红棺是喜丧!

  见黑棺则是大凶!

  此时贾家人跟随老道士跑来,他们站在墓坑边看到墓地竖井里的血土和不断往外冒血水的邪门景象,吓得啊的惶恐大叫一声。

  有一人更是被吓晕过去。

  “邪东西最喜欢八字轻或者是属相小的人,属相小的人都不要靠近墓地十步内,都退开,这里的风水墓穴已经变成了十足的聚阴凶穴。”老道士急声喝退贾家人。

  见贾家人被吓愣站着不动,老道士继续语气急促说道:“在民间传着四大缺德事,分别是‘扒寡妇门、挖绝户坟、吃月子奶、打瞎骂哑’,这叫缺德事干多,不得好死。”

  “但比这四大缺德事更能要人命的,是他娘的四大红。”

  “‘庙上的门、杀猪的盆、大姑娘的癸水、朱砂血’,这四大红一个比一个血煞重,碰到一个都是血光之灾。这里的朱砂血可不是指辟邪朱砂,而是指会流血的血土。”

  当说到这,老道士似想什么,赶紧催贾家人:“你们快去把贾老爷子的棺材钉取来,这血棺里的煞尸马上就要破棺出来了!”

  “现在用朱砂墨斗线封棺已经没用了,朱砂墨斗线一弹棺材,就会马上被血土污秽掉。只能用煞镇煞,拿棺材钉给血棺多钉几层,然后等取棺后再想办法镇压里面的煞尸了!”

  老道士声音越说越急促,他要下来帮晋安,但被晋安阻止了:“老道,你别下来。”

  “这血棺交由我来处理。”

  万事从急,晋安头也不回的说完后,不等老道士回话,他猛吸一口气,眸光似绽冷电,不惧邪祟。

  手掌浮现黑山功内气,火毒内气包裹住手掌,五指如猛虎扣爪,砰!

  五指洞穿倾斜竖立的血棺,人想要依靠蛮力直接把血棺提上来。

  但是这坟土都被血水浸染湿透,湿土黏性太大,附着力太大了,几百斤的棺材此刻变得几千斤重都不止。

  最关键是脚下土壤变得松软,晋安一使力就脚掌下陷土里,一身力气使不上力。

  “冥顽不灵!”

  “不知死活!”

  晋安冷喝一声,他目无惧意,镪,无坚不摧的虎煞刀,直接一刀劈掉血棺一头。

  看着暴力破棺的晋安,老道士这下傻眼了,心脏都被吓得骤停一下。

  老道士忍不住在心里嘀咕一句,我的娘啊!这下连棺材钉都用不到了!

  此时外头,天色愈发黑沉了。

  而在塌方后深入地下数丈深的墓地竖井里,就更是视线昏暗,已经黑漆漆一片。

  “老道,扔一支火把下来。”

  一直站在墓坑边的老道士,依言跑去找来火把:“小兄弟接着。”

  啪。

  晋安身子一跃,把两只脚掌从松软血土里拔出,人跃上棺材盖上,稳稳接住火把。

  然后弯腰将手里火把捅进血棺里,弯腰直接往血棺里看。

  噗通!

  一声水花异响吓得站在墓坑上的人心头重重一跳!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djh8.com。长佩文学手机版:https://m.cdjh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