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尸首分离的奇尸_白骨大圣
长佩文学 > 白骨大圣 > 第158章 尸首分离的奇尸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58章 尸首分离的奇尸

  第158章尸首分离的奇尸

  武州府与苍山府交界处。

  同时也是乌山岭支脉与苍洱山支脉的横跨接壤处。

  在山外有一座小镇。

  叫金沙镇。

  据传在早前,这座小镇原本是由进山伐木、打猎、采药人、采石人等临时聚集地,后来因为人越聚越多,逐渐繁华起来,才慢慢发展成如今的金沙镇。

  金沙镇并不盛产金子。

  当初的百姓之所以给小镇取这个名字,意指大家一开始聚集此地的原因,是为了淘金养家糊口。

  这一日,金沙镇外来了一伙人。

  这伙人共有三人组成。

  分别是一老一少两道士。

  外加一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

  那名年轻的道士,穿着五色道袍,脚上是一双十方鞋,头戴道家九巾。

  这名年轻道士,自然就是晋安了。

  自从晋安开始戴道家九巾后,他那头长不长,短不短,有些不伦不类的披肩头发,盘起头发后戴上九巾,总算是不再被人尴尬盯着他头发看了。

  而剩下的两人里,自然便是老道士,和死缠烂打一定要去无头村当尸王的李护卫了。

  自从几天前,他们通过薛家人查到无头村的线索后,第二日见薛家大少奶奶和薛家老爷老夫人都无大碍后,直接出发来找无头村。

  虽说那位薛家大少爷此时极有可能已经凶多吉少,但拿人钱财,就要为主顾家办好事,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其实。

  随行的老道士和李护卫心里都很清楚。

  晋安这次之所以这么执意来找无头村,估计也是想找到在无头村里遇害了的五脏道观道士玉游子,然后为其殓尸下葬。

  入土为安。

  免得成了曝尸荒野的孤魂野鬼。

  晋安抬头看看天色,天色渐渐昏暗,今日不适合进山赶路,所以他们打算今晚先进金沙镇寄宿一夜。

  等明天起早再进山寻找悬空路。

  今天的金沙镇气氛紧张,还没到金沙镇,一路上就碰到数次官府衙役与乡勇的盘查,在城门口张贴着两张通缉犯画像。

  一打听,原来是有两名杀人不眨眼的通缉犯,最近逃到金沙镇连续作案杀人后,在昨天逃进了附近的深山里。

  为防止那两名通缉犯去而复返,又杀回金沙镇,所以当地官府剑拔弩张,到处抓人,搜查。

  三人排队等待进城,很快便轮到了他们,晋安和老道士有道碟,李护卫也有路引,所以在进城检查身份时,倒是没遇到什么麻烦。

  当守城门兵丁检查完三人的文书后,并未马上放行,接下来有两名十七八岁,常年风吹雨打奔波,皮肤略显粗糙、黝黑的小道士,要检查三人的眼白。

  然后递出一壶酒让三人喝。

  “三阳酒?”

  晋安和老道士一下就闻出酒壶里散发的浓浓药材味。

  “这位道兄好灵的鼻子,这壶酒的确就是三阳酒,道长、道兄,多有得罪,还望体谅一二,麻烦二位配合官府行动,喝下一碗三阳酒。”

  或许是因为同行的关系,又或许是因为晋安和老道士能一下闻出是三阳酒的关系吧,对面这两名十七八岁小道士的态度,改成恭敬许多。

  酒能散气,而三阳酒纯阳,专门用来驱邪。

  晋安沉吟。

  看来这金沙镇最近在闹邪事,这检查眼白,应该就是检查人眼白有没有中邪的黑印,防止有邪人混入镇内害人。

  晋安跟老道士混了这么久,这些驱邪,辨认中邪的方法,他早已烂熟于胸。

  当晋安说出自己的想法后,果然得到了对面两名小道士的肯定答复。

  “说起这事,还得从进入梅雨季节后说起。”

  开口说话的人,是性格好动的体格偏瘦些的小道士,晋安已经知道他名字叫赵有材。

  他是师弟。

  而另一名腼腆老实些的小道士,则是他大师兄,名字叫孙平,孙平不如赵有材那么偷懒耍滑,正在勤勤恳恳给其他入城百姓喂三阳酒和检查眼白有无异常。

  他们都是金沙镇当地人,他们的师父是镇里停尸义庄里一位叫铁卷的道士。

  赵有材继续说道:“金沙镇里大部分的百姓,都是靠山吃山的猎户、采药人、采石人、伐木工等,所以平日有不少人进山谋求生计。”

  “原本这在以往时候,一直都是相安无事的。”

  “可自从进入今年的梅雨季节后,只要一到下雨天,进山的人时不时就会有几人一直未归。当被他们亲人找到时,被人发现他们一直在原地转圈,怎么喊都喊不醒,直到累晕倒地,第二天清晨才会醒来,恢复回正常。”

  “即便没被人找到的猎户、采药人,也会在第二天自己回来,自称在山里转了一晚,怎么走都走不出去,直到第二天才能走出大山。”

  “这事闹得多了,最近几天都没人敢再进山了,唯一进山的就是那对逃进深山里的通缉犯兄弟了。金沙镇百姓都说这是以前有人死在山里,没人帮忙收殓尸体,所以死得久了,怨气越积越重,慢慢就变成了山魈害人。”

  “那么已经有多少人被害?”晋安好奇问。

  赵有材摇摇头,说那倒没有,别说人被害了,在山里原地打转一夜,居然没被山里饿虎野熊野狼给叼走,已经算是很奇迹了。

  他师父说这死在山里的山鬼,只是想找出山的路,并无害人心。人无害人心,鬼自然不会来敲门害你。

  山是阴地,因树冠遮天蔽日,日照不充足,峡谷盆地又多,所以这些地方都是地势低洼极其容易聚集阴气的地方,很容易滋生出阴祟怪事来。

  但谁也说不清,这邪祟万一真跟人走出大山后,会不会反而起了害人之心?

  所以镇里就请了镇里唯一的道士出马,想要进山寻找阴祟踪迹。

  可一直无果。

  而最近又刚好碰到有两名杀人通缉犯逃到金沙镇附近,所以他们只能先回到镇里,全面严防死守,保住金沙镇百姓安全。

  所以才有了眼前的情形。

  他们负责一一检查入城百姓有无异常。

  这时,因为夜色昏暗,马上就要关闭城门了,入城百姓一下增多,单靠孙平一人已经忙不过来,赵有材连忙跑去帮自己师兄的忙。

  随后,晋安一行三人入了城。

  当三人穿过城门洞时,看到城门洞里有一个小房间,是专门供守城门兵丁休息的地方。

  小房间里盘腿坐着一名无须中年道士,正在闭目运气修行。

  看来这位就是那位停尸义庄里的道士,铁卷道士了。

  对方似感应到晋安的目光。

  阖开眼。

  朝同样穿着道袍的晋安和老道士,微微颔首行了一个抱拳礼,算是友善打过招呼了。

  晋安和老道士同样也是双手抱拳,虎口相交,左手在右手上,形同阴阳图,朝对方行礼。

  这是道友之间在世俗相逢的礼仪。

  李护卫也朝铁卷道士行了个世俗抱拳礼。

  待进了金沙镇没多久,天色便暗了下来,过不多久,偷偷潜入镇子里的削剑,跟着晋安一路上所留的暗号,成功与晋安三人汇合,在客栈住下。

  ……

  ……

  一夜无话。

  次日。

  晋安四人起床,在客栈吃早食时,忽然,金沙镇百姓都行色匆匆的集体跑向城门口方向。

  “大家快去城门啊,杀人通缉犯王海川和王海福两兄弟的尸体被找到了!”

  “是铁卷道人师徒三人找到的!”

  “恶贯满盈的王氏兄弟俩罪有应得,终于得到报应了!”

  “江湖高手的王氏兄弟俩在铁卷道人师徒三人手中给伏诛了!”

  什么!

  王氏兄弟俩终于伏诛了?

  金沙镇百姓们全都炸锅了,一时间敲锣打鼓,欢呼奔走相告。

  就连客栈里正在吃早食的食客们,也一下人去楼空,大家伙全都跟着街上百姓跑去城门方向围观王氏兄弟俩的尸体。

  哪里还顾得上吃。

  都怕去晚了就占不到好位置围观王氏兄弟尸体了。

  这对王氏兄弟流窜作案,杀人掳掠,无恶不作,手里背着不下数十条人命,不止是金沙镇百姓对他们深恶痛绝,武州府不少地方都有被他们绑票杀死的客商、富家公子小姐,声名狼藉。

  街上一片欢呼,热闹,鼓掌叫好的,都是吐痰大骂王氏兄弟杀得好,镇里百姓全都跑去城门口围观王氏兄弟的尸体,居然短时间造成了万人空巷的奇观。

  民以食为天。

  天大地大吃饱饭最大。

  晋安四人直到吃完早食后,这才起身前往城门口看热闹。

  而此时的金沙镇,万人空巷,街上空荡荡,倒是避免了人挤人的混乱。

  只是。

  当四人来到城外时,发现这里早已经人满为患,金沙镇百姓把王氏兄弟尸体围了个里六层外六层。

  就连附近的树冠上,也蹲满了不少看热闹的人。

  看着不堪重负被压弯的树枝,晋安真担心那些树枝会咔嚓一断,然后引发踩踏事件。

  忽然,站在最外围的晋安,看到有衙役和乡勇,推着几车的荔枝树树枝来到人群外。

  然后这些衙役、乡勇推搡开百姓,百姓纷纷让路,怕冲撞了这些官爷。

  晋安、削剑、李护卫占着练过武,身体蛮劲大,趁机跟在这些衙役乡勇身后,挤入人群里。

  身体单薄的老道士也赶紧跟上三人的身影。

  几人占着力气大,挤到人群最前,终于看到了王氏兄弟俩的尸体,这两兄弟死得很惨。

  尸首分离。

  “这铁卷道长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开颅手啊,直接尸首分离……”老道士看到摆在两具无头尸体旁的两颗人头,觉得昨天看上去挺和善的铁卷道长,没看出除了道士身份外,居然还是位杀伐果断的武林高手。

  “咦?”

  老道士这时仔细看尸体旁的两颗人头,突然惊讶出声。

  不止老道士看出了两颗人头异常,晋安、削剑、李护卫也看出了那异常。

  王氏兄弟死相有些瘆人,死不瞑目,两眼大睁,面色铁青,脸上青筋暴突而起,死不瞑目睁大的两眼里布满诡谲黑丝。

  但最奇怪的还不是这个,两颗人头居然都出现了高度腐烂迹象,看着像是已经死了有十天半月。

  可偏偏身体还没出现腐烂迹象。

  晋安看着衙里运来的几车荔枝树树枝,目露沉吟。

  他终于明白。

  为什么衙门不把尸体运进城,而是在城外就地火化了,这对杀人通缉犯的死恐怕不是人为。

  而是在山里倒霉碰到了哪个山鬼,阴祟。

  “晋安道长、陈道长,不是说这对通缉犯兄弟是前天在刚逃进山里吗,怎么看着这脑袋跟身体的腐烂程度完全不一样?”

  李护卫低声问道。

  就在李护卫问话时,大伙看到昨天跟他们相熟的孙平和赵有材这对师兄弟,带着几名帮手,向他们这边堆放着荔枝树树枝的几辆马车走来,打算搬运荔枝树树枝在白天就火化掉尸体。

  “小道长。”

  “小道长。”

  容易给人心宽体胖,和善好说话的大胖子形象的李护卫,朝那对师兄弟招招手,打听起那两具尸体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对师兄弟见到是晋安一行人,一边慢手慢脚的偷懒搬运,一边低声解释起原由。

  王氏兄弟果然不是他们师徒三人击毙的。

  昨天关闭城门宵禁后,铁卷道长带上徒弟二人还有几名乡勇,打算再次进山看看。

  前天山里刚下过雨,正是山里那个阴祟最活跃的时期,说不定这两天能撞见那个最近越闹越大的阴祟。

  结果意外找到了这对通缉犯的尸体。

  只不过在找到尸体时,这两人可一点都不正常,一直在一条陡峭悬崖路上来来回回走,像是中了鬼打墙幻境出不去。

  铁卷道长几人原本是想设伏活擒两人,然后带出鬼打墙幻境。

  哪知铁卷道长刚出手把两人从鬼打墙里捞出来,带出悬崖路,结果两人惊醒过来的那一刻,顿时尸首分离,头颅落地。

  悬崖路?

  老道士和李护卫目露喜色,这叫什么,刚瞌睡就送来枕头,得来全不费工夫?

  两人连忙朝面前师兄弟仔细打听那条悬崖路长什么样?具体方位在哪里?

  当听完描述,说那条悬崖路很陡峭很难走,最窄处连落下半只人脚都困难,是乌山岭与苍洱山接壤处的一条断层带,几人终于确定,这可不就是他们一直在找的悬空路吗!

  但老道士马上又满脸忧虑了。

  这看起来怎么像是无头村里的猛鬼出笼,开始跑出来影响到悬空路了?

  李护卫跟老道士的反应,恰恰相反。

  猛鬼出笼?

  他乐呵呵。

  接下来,一行四人决定趁现在时间尚早,即刻进山,不等铁卷道长火化王氏兄弟俩尸体了。

  不到日上三竿,天地阳气最旺时,估计铁卷道长短时间内不会火化无头尸体。

  不久后。

  当回客栈退房取回行囊的四人,撞入茫茫大山,消失在茂林深篁的深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djh8.com。长佩文学手机版:https://m.cdjh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