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3章 深山老庙与缩骨师_白骨大圣
长佩文学 > 白骨大圣 > 第1223章 深山老庙与缩骨师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223章 深山老庙与缩骨师

  离京城五十里开外,有一座无名之山。

  张高是一名手脚勤快的卖炭人,他的生计就是烧炭卖给京城里的大户人家,马上要入冬了,那些大户人家开始大量囤积木炭过冬,所以这木炭价格也是一日一变。

  今天张高又起大早进山砍柴,准备烧炭用。

  只是随着木炭行情高涨,进山砍柴的人也多起来,林木逐渐被砍光,只剩下稀稀疏疏的歪脖子灌木。

  木炭也分成色,那些气味呛人,不耐烧的木炭卖不了几个钱,大多是自家留着过冬用。

  那些松软,成色黑,并且烟少刺激少的上乘木炭才能卖上高价钱。

  品质最高的要属无烟木炭,这种是上上乘极品。

  张高为了烧制出成色更好的木炭,卖给那些出手阔绰的真正豪门士族,他今天决定远离人群,深入丛林深处寻找好木料。

  他家世代卖碳,知道如何能找到好原料。

  秋季天气变化无常,一场突如其来的狂风,令他站立不稳,连人带刚砍的柴都摔下山坡,然后人事不省。

  当他从昏迷中醒来后,发现身上多处擦伤,全身疼痛,好在今天砍的柴还在,也多亏了有背上干柴做为缓冲,全身只有一些皮肉擦伤并无大碍。

  只是失而复得的喜悦心情,很快从他脸上消失。

  张高发现他不知滚落山坡有多深,抬头只见茂密灌木林,就好像乌云盖顶,周围环境阴沉,密林杂草丛生,这里是没有人踪的荒郊野林深处。

  山林最大忌讳是迷失方向。

  张高额头落汗,给伤口带来钻心的疼痛,但他已经顾不上这些皮肉伤了,作为常年靠山生存的山民,他深知一个人在荒郊野林里过夜的危险。

  虽然内心慌乱,好在张高成熟冷静,他用柴刀砍倒一棵树,通过年轮窄宽分辨分辨南北方向,然后朝山外走去。

  只是一个人在荒郊野林里的赶路速度很慢,一边要分心留意山中蛇蚁野兽,一边要不断挥舞柴刀开路,这对一个人的精力体力消耗都很大,不多久,张高就累得气喘吁吁。

  可是强烈的危机感让他不敢停下休息。

  山中环境本就比外界昏暗,所以山中比外面黑得早,此时山中视野已经变得很差,野兽声音逐渐多起来,张高很清楚,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马上就要天黑了。

  他已经不希望自己今天能走出山林,只期许能找个山洞让自己过一夜,等明天再想办法走出大山。

  就在天色越来越昏暗,张高越来越心急如焚时,忽然,眼角视野瞥见一点微弱火光。

  当他回过神来再去看时,微弱火光不见了。

  难道是我错觉吗…张高咬牙,放下干柴,动作熟练爬上一棵大树,借助地势优势观察,顿时喜上眉梢,远处山林果然有一户人家。

  他就如落水的人突然抓住救命稻草,忽视了为什么在深山里会有人家,一心只想着赶在完全天黑前必须找个能借宿地方过一夜。

  深山老林里荆棘丛生,老藤遍布,张高也不记得自己跌了多少个跟头,总算在天色完全擦黑前来到之前见到的火光地方。

  古藤蔽天,老鸦寒鸣,荒山老庙孤立,这哪是什么人家,这是一座深山老庙,老庙院墙攀爬满藤蔓,两扇木门干裂褪色,早已经分辨不出这庙门漆色,也就无从分辨这里是佛庙、土地庙,还是供奉着其它神明的庙宇……

  老话讲得好,一人不进庙,二人不看井,三人不抱树,张高干涩的吞咽了口唾沫,发现自己因为口渴早已经分泌不出唾液……

  老旧合不严的木门宽缝隙,抵挡不住庙里亮着的灯火,这缕灯火光芒就像人间珍馐之物,不断诱惑张高推开门看看,里面会有什么。

  在饥寒交迫与天色完全昏暗下,张高并没有犹豫太久,咬牙登上台阶,然后小心翼翼趴在宽大门缝后朝里面观察。

  庙不大,顺着门缝能直接正殿,灯火烛光就是来自正殿。

  正殿敞开,烛光跳动,也不知是不是角度问题,张高始终看不到这庙宇里供奉的是什么神明。

  越是看不清,好奇心驱使下的人心,越是想要看清,就连张高自己也没留意到,他的身体重心正在移到庙门上,庙门突然被重重推开,张高身体失去重心的砰的滚进庙里。

  张高吃痛大叫,慌忙惊疑看向身后,刚才他感觉像是被人从背后重重推了一把,可回头却是什么都没有,庙门以外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有…有人家吗……”

  “我…我是山下张家村的…张高,因…因为失足跌落山坡…想…想在…庙里借…借…借宿一晚……”

  张高紧张爬起来后,磕磕巴巴的说话。

  然而庙里空寂无声,只有烛火在忽明忽暗摇曳,仿佛映照出张高此刻的上下忐忑心神。

  “有…人家吗……”

  “请问有人家吗……”

  “我…我想借宿一晚……”

  正殿里始终无人回应。

  张高回头看看身后彻底黑夜的山林,他实在没勇气一个人待在虎豹环视的黑夜丛林里,最后硬着头皮的小心靠近正殿。

  院子里比他想象得还要荒凉,都是落叶与杂草,几根不知来自哪里的青苔老树根顶破砖石,地面隆起,张高险些被绊倒。

  当张高磕磕绊绊来到正殿外,声音紧张的又喊几声,还是无人应答。

  “如…如果主持不方便…我只在院子里借宿一…一晚…不会进殿打扰庙宇清静……”张高畏手畏脚,最后还是没有勇气踏入正殿一步。

  又累又冷的张高,不知怎么的一进这山庙里,眼皮像是灌铅一样怎么都睁不开,浓浓困意上来。

  就连张高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睡着的,他做了一个噩梦,梦到背后殿里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他……

  刚梦到眼睛,张高瞬间惊醒!

  张高伸手一摸后背,后背衣服湿漉漉,在秋寒深山里竟是吓出了一身冷汗,顿时睡意全无。

  恰在这时,这座深山老庙外,传来枯树枝被踩断的异响,张高一下子惊吓跳起,浑身寒毛炸立起,两眼透露着慌张和害怕。

  庙门外的烛火光影一挡,有人站在庙门外不动。

  吱嘎——

  随着庙门从外面推开,面颊削瘦的缩骨师走进庙里,他仿佛早就知道张高会出现在庙里,见到张高时一点都不意外,说道:“从没有迟到过的你,今天怎么来晚了,是不是中途遇见什么意外?这座庙的真正主人。”

  张高脸上表情茫然无措。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djh8.com。长佩文学手机版:https://m.cdjh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