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5章 埋尸坑与经幡布_白骨大圣
长佩文学 > 白骨大圣 > 第1005章 埋尸坑与经幡布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05章 埋尸坑与经幡布

  一行人跟着王桩脚印,沿着长廊,在古神宇内越走越高。

  呜呜———

  狂风怒号,荒漠昼夜温差大,带来寒冷夜风,气温低得可怕,也就晋安他们这些修为高深的人,无惧这些寒风,继续前进。

  古神宇是倚山而建,外表看着有十三层神宫,但是内部许多主体结构都是修建在山体内,山体内被开凿出远比外面看着还更宽广的空间。

  古神宇内随处可见神像和壁画,只是那些壁画常年被风沙破坏严重,已经看不出画的是什么,也就无从追查有关于古神宇的线索了。

  这些神像都是积尘很厚,一看就是被人丢弃在这,已经很多个年头没接受过香火祭拜。

  但是最重要的是有几座神像脚下散落着白骨。

  这些白骨里有长臂骨长腿骨,都是人死后的尸骨。

  比如晋安他们眼前再次碰到一堆骸骨。

  那些白骨散落一地,白森森照人,顿时让古神宇里的氛围变得怪谲起来,就连队伍气氛也一下变得严肃起来。

  「会是那些大大鲎虫吃剩下的吗?「净禅法师为那些亡骨念诵经文超度。

  」看尸骨上的灰尘厚度,这里最少有百年没人来过,应该不是在当下吃的。而且古神宇里的人早已经灭绝不知道多少年,能够猜到这些尸骨应该和古神宇是存在一个时代的老物件,这样也就能解释得通大鲎虫背上的那些人脸之皮是从哪里来的了。」晋安皱眉分析说道。

  净禅法师思索,赞同的点点头,然后临加一句:「也有一种可能,看外面那些沉船、烂船,从古至今不止我们找到归墟神境,还有好几批队伍先后找到归墟神境,这些尸骨可能就是那些人的,因为全军覆没,没有一个人逃出去泄露归墟神境的地理位置。」

  林叔这个猜想同样很有道理,但最关键的还是后半句话,没有一个人逃出去吗?

  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晋安边走路边沉吟思索。

  这条壁画走廊很长,地势不断抬升,应该是通往古神宇的最高点。

  第一层神殿就已经如此危险,遇到人脸大鲎虫偷袭,不知道还有高层还有什么在等待他们?

  正想着事情的晋安,见队伍突然停住,问怎么了?

  林叔和净禅法师都没有说话,晋安上前几步,凑前去看,一个巨大山峰如断头路出现在眼前,附近还有大量的倒塌建筑物。看着山缝附近的倒塌废墟,看来这山缝是后来裂开的,并非一开始就有的,那些倒塌废墟就是最好证据了。

  呜呜呜———

  狂风声顺着山峰不断刮来,寒风阴冷,冷到骨头里面,这个山缝就是长廊寒风来源了。

  「这里有风,看来这条山缝能够直通外界。」净禅法师点头说道。

  站在山缝边缘,吹着寒风,晋安在这些寒风里嗅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气味,微微了下眉头。

  「林叔、大师,你们有没有从这些寒风里闻到点异常气味?」晋安反问道。三人一商量,从长廊里找来几根废弃火把,都往山缝深坑里丢,借助火把越坠越遥远的昏黄火光,终于看清了山缝里的场景。

  尸骨!

  好多的尸骨!

  谁能想到,在古神宇里还有这么一个埋尸洞,与归墟神境,与古神宇的超然地位,显得格格不入,以至于连晋安三人都是大感意外的表情一怔。

  那些死人有的已经只剩白骨,有的成为脱水干尸,粗略一数,没有一千也有七八百。

  原本这些是深埋在山体内部,不为外人所知,要不是因为地震,震出一道山缝,他们绝对想不到古神宇里还有这么一个大型杀戮场。

  一

  路走来,这座古神宇给人的印象很微妙,亦正亦邪,捉摸不定。就如女子脸上的神秘面纱,让外人无法一窥绝世真容。

  「真是罪孽深重!下面的埋尸坑应该就是古神宇用拿活人当祭品,献祭活人做法事的祭坛或殉葬坑吗?「净禅法师双手合十,闭眼发出一声叹息。

  「以活人当祭品,视人命如草芥,这的确是邪道所为,不像是归本虚神境里应该有的东西。」林叔皱起眉头。

  就在他们还在打量殉葬坑时,尸堆里突然有几道白色鬼影窜过去,不久后,那几根火把全部熄灭。

  在火把最后熄灭前他们看到了几张苍白人脸,如深渊凝望正站在渊边凝望深渊的人。

  晋安:「是那些人脸大鲎虫!」

  「想必脚下的殉葬坑应该就是人脸大鲎虫的老巢了,想不到这里的人脸大鲎虫数量还不少!」

  晋安他们又从附近找来几根火把丢入殉葬坑,这次再未看到人脸大鲎虫,三人对于剿灭人脸大鲎虫的兴趣并不大,于是跨过山缝继续往古神宇高处走去。

  山缝虽深但不宽,几丈的跨度,对于他们这个境界就是如履平地。

  沿着长廊又走出一段路,他们来到一个经幡区,这些经幅早已随着历史广腐朽残破,许多经文早已经残缺不全,失去原本作用。

  三人在经幡布里穿梭了一阵,越走越是眉头紧拧。

  晋安:「林叔、大师,你们发现没?」

  林叔:「嗯。」

  净禅大师双手合十:「南无阿弥陀佛。」

  这些经幡布太不寻常了,耳边有风声呜呜作响,发丝随风飘动,偏偏这些经幡布静如止水,没有一点波动。

  晋安想要检查这些经幡布,随手一碰,这些经幅布就如岁月下的尘埃,一碰就碎,已经风化脆化。

  晋安摩掌指尖,面色微变,发现经幡布碎片一旦沾染上皮肤,怎么搓都搓不掉,下一刻,蓬!

  晋安指尖冒起青色阴火,如附骨之疽,专烧人血肉,熄灭不掉。

  幸亏晋安一直都很谨慎,青色阴火刚有点苗头,就被他的《黑山神功》内劲给吞噬,炼化,然后又当作浊气从毛孔排散出去。

  《黑山神功》本就有吞金化石,斗转星移,吞食天地的神通。

  林叔、净禅法师轻咦一声,也跟着好奇去摸身边经幡布,不过他们动作轻柔许多,只是轻轻摩挲经幡布表面一层,抚下一层浅灰。

  净禅法师将指尖沾到的浅灰放到鼻前闻了闻,又放到眼前仔细观察,面色逐渐凝重。随后指尖轻轻磨擦,就见灰尘颗粒散开,露出蒙尘的一点金漆。

  「这是…佛门坐化高僧的金身?」净禅法师一愣,这个古神宇里出现的东西越来越意外,开始逐渐超出他的认知。

  佛门金身怎么可能会烧出邪寒阴火!

  可偏偏发生在眼前!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djh8.com。长佩文学手机版:https://m.cdjh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